书库排行繁體
猫在看

《猫在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取宝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静默的十秒。

    小井因为身体虚弱,还没到叶魁身边就扑倒了,手还没能够得着他的长袍下摆,但听完那句话也是有些惊恐,可什么都没发生,她爬起来四处张望,然后疑惑地看向了故作沉吟的叶魁。

    那边的血饮听完叶魁的话也是被吓了一跳,这种理所当然的命令口吻间接说明了此人的高贵,不过等了这十来秒还没见有人出来把小井压下去,他也有些莫名地东张西望。

    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是因为叶魁是偷溜的,身边没带一个人。不过这人脸皮也够厚,他转头朝着那群混混喊道:“叫你们呢!没听到吗!”

    那群混混鼠妖面面相觑,他们觉得这个……嗯,应该是来自妖宫的大人物有点悬,偌大一个妖宫高层,怎么身边连个护卫都没有?于是他们把目光都转向了血饮。

    血饮看到手下们都看着自己,把脸转向叶魁。

    “大人,请问一下,您来自哪个妖宫?”其实无论叶魁来自哪个妖宫都无所谓,只要把他们从市井底层接到妖宫里就好了,毕竟人类世界的灵气稀薄,和只要呼吸就能够提升修为的妖宫根本无法比。但这作为以后自己效忠的势力,姑且还是问问。

    “紫夜宫。今年刚成立的。”叶魁道,“你来不来?不来拉倒,我也不差你们百来号人。”

    “来!当然来!能收到妖宫的邀请是我们的荣幸!”血饮拖着重伤的身子,跪倒在叶魁面前行礼。看到血饮跪下,那些混混们哗啦一下全部都跪在了地上。

    “嗯。”叶魁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既然要来我紫夜宫,还不过来把这女人抓起来!”

    小井一愣,立即就慌了。她知道刚才的行为肯定是惹恼了这紫夜宫的大人物,她现在很想哭,原本以为能够有机会进入妖宫结束现在的苦日子,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

    “大人!大人饶命啊!小井刚才不知道大人的身份,无意冒犯,还请大人开恩啊!”小井趴在地上连连求饶。

    叶魁气还没消呢,对那些跑过来的混混鼠妖们道:“找个笼子关起来带着走。”

    小井和准备过来押送的老二和老六都是一愣,老二和老六很快恢复过来,连忙找来一个装宠物的小笼子,把被打回原形的小井塞了进去。而小井倒没有试图逃跑,她不知道这位金丝虎大人要怎么对付她,但是她心中还是抱着一丝期望,如果就这样被带到妖宫去,她是不是有机会留下来?

    “好了。现在你们跟我走。”叶魁看到被老六拎在手里拿个笼子中的小井没有反抗,满意的点头。

    这只猫妖的控猫手法非常奇特,按照他夜王的老辣眼光看,她应该是在古玩街里获得了什么阵图之类的东西,参悟而得的结果。如果这阵图能用在紫夜宫中,那对紫夜宫有限的军力提升战斗实力。

    叶魁问小井,“你在西街古巷中多久了,熟悉吗?”

    “熟!非常熟!我在这里生活了六十年了,哪家里面镇店之宝价值多少我都知道。”小井连忙回答,她本来就想着如何将功赎罪,现在叶魁一问,她立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叶魁眼睛一眯,那双摄人心魄的异色瞳中流露出一种意味深长的味道。

    “你知道这里有法器吗?”叶魁又问。

    “有!有很多!嗯……王大爷的店里有一块玉佩,应该是摄鬼用的法器,里面就封着一只高等级的恶鬼还有紫萱亭里有一块深海珊瑚雕刻而成的镇纸,里面蕴含着控水的经文,而其自身也能够增强控水能力。还有……”小井如同倒豆子一样把古玩街里她见到过的宝贝全部都倒了出来。

    叶魁没阻止她说,而是她没说出一样,叶魁就点出一个混混,让他立即去取来。没过一会儿,叶魁面前就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奇怪东西。他每样都拿起来看了看,果然都蕴含着或多或少的灵气。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一些小玩意,或许对于一些初级的修行者有点用,可对他这种意境进入修行者中期境界的人还是有点鸡肋。不过他没浪费,这些东西虽然对他没用,可对自家那些小妖还是有用的。他没客气,全部收了起来。

    叶魁给了血饮一颗疗伤的药,樊家出品的,效果很好。在他疗伤期间,叶魁自己开始在这西街古巷中闲逛起来。虽然有点对不起这里的店主,可他不是死脑筋,作为要运营一个妖宫的妖王,他也要考虑成本问题,现在有趁火打劫的机会,他也不会放过。

    此时叶魁是无比庆幸把尘渊甩掉了,这货虽然无条件听从他的命令,但是要是他知道他做这种不耻的勾当,肯定会摆出一张臭脸。在他的世界观中,作为一个妖宫妖王,竟然去偷东西!成何体统!

    黑猫闲庭信步地走在这些商铺间,身后跟着几个混混,只要叶魁看中的东西他们就帮忙提着,一路逛下来收货不多,毕竟大部分已经被小井筛选过一次了。小井在这里磨炼出来的眼光也是不错的,太次的物件她也没提。

    突然,黑猫在一家叫紫悦轩的古玩店面前停下了脚步。

    古玩街开门时间一般很晚,可这家紫悦轩却已经大门打开,不仅如此,从里面这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中蛊人类来看,应该是应来客户了,老板出来迎接,谁知体内蛊毒发作,变成了这番不堪入目的样子。

    黑猫从那两个男人身边饶了过去,跳到了桌子上。桌子上有一个天鹅绒的小垫子,上面摆着一个水晶雕刻,黑猫就是被这东西吸引进来的。

    之所以叶魁会跑到古玩街这边,当然就是为了法宝而来。樊子成要渡的雷劫非同小可,虽樊家也倾尽全力地准备,可他觉得保命的法宝是多多益善,派出去探查宝物的蛇妖族还没来消息,他有些坐不住,来到这里也是想碰碰运气,没想到看到小井和血饮的战斗。有小井那个控猫的手法,也算是有收获了。

    黑猫的思绪回到面前这个雕刻上。

    这雕刻并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而且看那雕刻摆放的方向,并不是店家向客户推销,而是客户想要出售这个东西。也就是说这个是新货,怪不得小井不知道。

    雕刻是用一种深蓝色,带着一点金沙反光的石材做成的,形状大概是一条龙,比较抽象,做工并不是很精细,它的原型是什么东西他不能确定。

    黑猫伸过头去闻了闻,上面有一股奇异的清香,不是花或者食物之类的香味,有点像胭脂水粉的味道,又有点像蜡烛的油腻感。除了这股香味,还有一股土腥味。

    扭头看了看那个出售东西的人,穿着很简单,一身廉价的褐色恤衫,却穿着一条迷彩军裤,鞋子也是那种野外徒步的高帮靴子,已经有点旧了,鞋底的花纹缝隙里还夹着一些干泥。

    “嗯……大人,这人是盗墓贼啊。”这时,一个跟着黑猫进来的小混混道。

    黑猫抬头看了看头顶上的监控录像,然后跳到了柜台后面监控看不到的地方坐下,变回了人形,“你确定?”

    “确定!非常确定。”那混混道,“你看这人的皮肤黝黑,是经常在户外走动的人。别人说盗墓贼因为夜间活动和进入墓穴,皮肤应该很白,可实际上他们下墓也就三两天,或者几个小时,花在地面找墓的时间绝对是下墓时间的十倍不止,所以一般都会被太阳晒成这样。还有一点,你看这个人的身上。”

    那混混说着,把那个盗墓贼的衣服拉起来,好在那人此时在需要脱衣服的状态下,不然混混也不会这么容易把他身上的那个图案露出来。

    叶魁伸头一看,发现这个人全身都是伤疤,在他肩膀上有一处很明显的类似淤青一样的图案,看图案的组成和形状,应该是这个人狠狠撞在了某处建筑的浮雕上留下来的印记。

    这伤痕应该已经有些日子了,淤青已经化开了一点,图案有些模糊,但是上面有半个反着的字非常清晰,那是一个繁体的“龍”字。这个龙字的右下角部分并没有印上去,但是从左下方隐约看到的一点,还有龙字上面的一个勾能看出,这个龙字是中间的一个字,前后还有什么组成了一句话,或者一个名字。

    “大人,你看这人身上这图案,这个字应该是隶书,汉承秦制,原本汉朝开始的时候是用篆书,后来改为隶书,在东汉时期发展到顶峰,这人应该刚刚从一个东汉的墓上来的,你看这字旁边的流云花纹,也是东汉时候的结构。”那混混讲得头头是道。

    “翔子!你说真的假的啊?别胡诌忽悠大人啊。”另一个混混连忙拉着开头说话那混混。

    翔子甩开他同伴,“放手!我没撒谎。老子……啊不,小人我跟血饮老大混之前就是干这行的,要不是怕那些普通人发现我几十年容貌不变,我就自己建立一个团伙了。”

    叶魁听着有趣,果然鼠妖干这打洞的行当很适合。他突然想到,自己派蛇妖小队去探查宝物是不是个错误,应该把晏殊那个小队派出去,毕竟老鼠招财嘛。他打定主意,等这次事情结束后要把两个小队倒过来。

    “你叫翔子?”叶魁问那个干过倒斗行当的混混。

    “是的是的,大人。”翔子一听叫他,连忙俯首。

    “很好,那你的眼光应该也不错了,你看看桌上那块龙雕有什么门道。”叶魁指了指桌面。

    翔子一听叶魁指派他做事,立即兴奋起来,一个大跨步跑到桌面上,整个人趴在了桌子上仔细去看那天鹅绒垫子上的石雕。他没首先用手去碰,这是他以前养成的习惯,谁知道这东西是不是有毒,即便没有,如果是什么隐藏法器,只针对妖怪发动的他就倒霉了,毕竟他是吃过那亏的。

    “这个……”翔子盯着那雕刻,都快成斗鸡眼了,可他似乎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他小心把雕刻拿起来,这个东西处于预料地重,仿佛那是一块金属垛,而不是石雕。翻来覆去看了又看,虽然这个雕刻很抽象,但是左右两边的雕刻倒是非常对称,两边的龙角部分没有一丝偏差。

    就在大家有些不耐烦的时候,翔子突然皱着眉头对叶魁道:“大人,这个雕刻应该不是龙。”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