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我是道士仙

《我是道士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一十五章返乡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有人不想让李宝收死,这个人是谁呢?我思忖再三,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当年在乱葬岗,从乱坟堆的野狐狸口中救回李宝收母子三人的那个老猎户,不,他也是一个修道之人。

    “是谁不想他死,谁救了他?”龚队问。

    我正要讲从李宝丰口中知道的那老猎户当年救人的这段件往事,二叔眼神示意我不要说,“是个高人,道法高深。”

    龚队叹了口气:“看得出来,这家伙是很了得,来无影去无踪啊!”

    丁队看看二叔:“高大师,你竟也看不出来是什么人?”

    二叔笑道:“让丁队见笑了,这天地之大,江湖高深,我不过是一个微末小道,见识浅薄,确实看不出这人什么来历。”

    丁队转身往外看了看,也不知在想什么,不再说话了。

    龚队忙上前两步,低声说道:“丁队,领导,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还请您示下啊!”

    “外援一时半会难以进来,此地又凶险异常,咱们的人又折了大半,收队回去复命吧!这现场已经没什么有用,有价值的东西了,走吧!”

    现场确实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因为关于李宝收的一切已经再清晰明朗不过了,唯一的线索是救走他的人就是当年那个猎户老道,但此人在江湖上消失多年,早已没什么踪迹可寻,此时想要找他犹如大海捞针。

    不过,此番李宝收逃过此劫,我和二叔已同他结下仇恨,所以我倒也不担心找不到他,他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我们。

    我们随即出发返回市里,临走时,顾月儿忧心忡忡,我说怎么了,月儿?她担心自己的师傅和师兄,不知道他俩怎么样了,我说没事的,你师父只是伤了眼睛而已,他道法高深,必定能够逢凶化吉。

    龚队又问:“老高,那些野人呢?咱们这趟回去别在路上又碰到了,这可是吃不消啊!”

    二叔说:“放心,不会碰到。”

    “为何啊?”

    “那不过是李宝种养的僵尸,掩人耳目的,根本不是什么野人,李宝收弥留之际被人救走,也没有能力再来操控他们,更何况现在是白天。”

    “哦,原来如此!哎!那走吧,李宝收这人,想想真是让人后怕啊!”龚所长说着,打了个哆嗦,又补充了一句,“脊背发凉……”

    我不禁也是脊背一凉,心叹道:“李宝收这人,确实如此……”

    我们回到市里,已是这日午后,丁队就这次行动的情况去跟万队做汇报,我和二叔还有顾月儿则留在招待所休息,随行的警队警员也需要做一个短暂的休整。

    我和二叔商量明天一早就跟丁队和万队辞行回乡下去,李宝收的阴谋和组织已经被一并瓦解,剩下的事是警队的专业,二叔说做我们这行的,你要知道进退,要不问名利,要知道什么是大隐隐于市,我怀疑的看着二叔说,这不问名利好像沾不上边吧,真不问名利,干这行咱们不得饿死,再说了二叔你可是掉进钱眼里的人,经得住这不问名利嘛!二叔说嘿!小兔崽子,你叔说的不问名利,是名利随缘的意思,做这行不可太招摇了,一旦惹火上身,即便你道法通天,有些人可还是咱们惹不起的,我有点明白二叔的意思了说,所以大隐隐于市才能自保。二叔点点头说,做道士,你就做个山野道士就行了,别做什么护国法师。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二叔同丁队,省厅的万队辞行,万队一再挽留,但看我们去意坚决,最后只好放我们走了。

    不过奇怪的是,临走时候却一直没有见到顾月儿,按理说我要走她不可能不出来送行,但我去找她也没找到她人,这到有些遗憾,不过现在想来,其实命运早已经安排了我们之后的相见。

    我和二叔刚出招待所大门,龚所长一个箭步上来喊住了我们,说他开车载我们一起回去,二叔说你这王八蛋还算有点良知啊,他说市里边的事用不上他了,但村里的事还得他去了,这话顿叫二叔又感打击。

    所有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而我此次顺利冲破玄关,使出了荡魔九剑的第二剑,应该算是渡劫成功了吧,我问二叔,他说应当如此,你现在已经算是真正继承了师傅的本命剑,而且已经拥有了荡魔剑气护体,小小蛊毒,它还岂敢放肆留在你体内?应该避之不及,已经被剑气驱散了。

    听了二叔这话,我才总算心安了,一时心情感到格外的舒畅,我当时以为这应该是我人生的一次转折,从此扶摇直上,顺风顺水,怎么着也得混个非富即贵,却不想之后,这次转折带给我的确是一次比一次更加凶险的绝境,实在是九死一生。

    咱们闲话少说,此番返乡,我性命得保,母亲和祖母都是喜出望外,她们自是不知道我所经历的绝境和艰险,我也没告诉她们。

    我去找二叔,才知道他在这次行动中元气大伤,正在调理养伤,这也是他从市里急于要走的原因。

    加上时间已经到了十冬腊月,临近年关,我无事可做只好赋闲在家。期间听龚所长来说,那李宝兰从县公安局越狱后便不知所踪,杳无音讯了。而老沈,这个可怜人,他家破人亡,只剩下一个儿子,丧事完后,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到了腊月初,陆续有人家开始杀年猪,开始置办年货了,初八那天我正在吃腊八粥,母亲回来说在六叔家接到我父亲的电话,他们从河北矿上回来了,今晚到家,我说今年怎么这么早?母亲说不知道,可能天太冷了吧,我说哦!

    九叔带着父亲他们一行十几个兄弟家门包了一个大巴,这晚十点多到的,每人带回来一台彩色电视机,机,更放机还有音响,所以这年过年,湾里特别热闹,几次一家四口聊天,谈到我的出路,父亲就劝我开年跟他一起下河北煤矿,说了各种好处能赚大钱,后来我两个堂哥来家里也这么劝我,我起初不答应,但到了腊月二十九,还是没想到自己要做什么,抱着去看看的想法就答应去了,我心想就当去见见世面也好,父亲叫我趁着新年下赶快走动走动,活路活路亲戚家门之间的感情,以后去了河北矿里那边得仗着大家照应!

    大年三十晚上,我到堂哥家玩守岁,牌桌就聊起了河北矿里那边的情况,九叔这两年做的大,是他手上的煤矿,这一年湾里跟着他的都少说手里赚了七八万,我一听确实挺多,心里也就定下了这趟去得。我笑笑说,都赚着大钱了,难怪今年回来的早,两个堂哥一听神秘笑笑,我问怎么啦,两个堂哥笑得更神秘,却不说。

    这样一来反而勾起了我的好奇心,便一个劲追问到底什么情况?我二哥老实,这时候憋不住了说,矿里死人啦,闹鬼,邪的很啊!

    原来如此,另一个堂哥笑着问,怎么样?怕了吧,不敢去了吧?不去也好?确实,这事儿,邪乎,邪乎的很!这钱可不是每个人都能赚,你爸劝你去,我就不劝!

    我说,有什么不敢去的,我还就不怕鬼,这趟去定了,钱赚定了!我当兵的,还真不信这个邪!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