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危险啊孩子

《危险啊孩子》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四一二、申一枫期盼的矫枉过正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话分两头,各叙一方。

    却说市民银行董事长申一枫自从任命了胡辉当上湖贝支行的行长后,三个多月来,耳朵中也听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但申一枫是个不愿服输的人,如果他现在就收手制止胡辉的行为,那么,他本人在市民银行班子中的形象就会受损。因此,他无论如何也要让胡辉搞下去。就这样,在国庆节过后,他又以罕有的做法,凭着一次会面和胡辉提供的500万元的定期存款单复印件,任命了胡辉推荐的李臭横为湖贝支行行长助理。

    事情刚刚办完,这天上午,行长黄鹿拿着夏天写给他的信,来到申一枫的办公室。对他说:“申董事长,湖贝支行的胡辉这样搞,究竟行不行?”

    申一枫平静地问道:“怎么,又有投诉了?”

    黄鹿说:“这回写报告的是刚刚第二次被党委表彰为优秀**员的夏天。我记得,过去王显耀几次向我要求,要把他提为行长助理。现在可好,他连原来的职务都没有了。他在报告中谈到好像有点根基的人呢。”

    申一枫说:“我看看他写些什么。”说完,接过黄鹿手中的报告,静静地看起来。看完后,对黄鹿说:“现在就阻止胡辉也不合适,毕竟我们把任命中层干部的权放给了下面,支行中层用不用是支行长的事。但是,装作不知道也不好。报告是写给你的,你批给副行级干部传阅,看他们有什么看法。如果都没有,这事便不了了之了。”

    黄鹿说:“也只能是这样了。”

    黄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在夏天原信的右上角写道:“本件请副行级以上干部阅示。”写完,叫秘书陈韵交到机要室给领导干部传阅。

    几天后,市民银行所有副行级干部都看完了夏天写给黄鹿的信,并签上了各自的大名,但都没有多写一个字,这信又转回黄鹿办公室。

    而夏天委托陈红转交给沈意民的信,沈意民也收到了。他看后在心里琢磨:“看来夏天的事是领导们都知道的了,要怎样才能帮到他呢?”

    几经考虑,认为还是放一放看看风头再说。

    几天后,原本总行下派的许爱群因为莫名其妙地被免职,她到总行又是找申一枫、黄鹿,又是找沈荣、许光,要他们主持公道。她在总行着实折腾了一整天,闹得风风火火的,让总行机关更多地知道了湖贝支行党组织的三个支部委员,一个被总行免职、两个被支行免职,党支部处于瘫痪状态,无不为申一枫拉来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土匪般的所谓“能人”而感叹嘘唏。

    但是,无论许爱群怎样闹,悲情也好、投诉也罢,领导们都是静静的听完,无言地面对,从不支招。

    几天以后,感到绝望的许爱群还是转移了进攻方向,找到曾经在湖贝支行当了半年多行长助理的高丽平,像嘴上抹了油一样,恳请她给自己一碗饭吃。她的两个眼圈微红,对高丽平说:“我别的能耐没有,当个工会干部哄哄人、慰问慰问病号什么的,应该还可以,若过了这个坎混到退休,也就千多万谢您了!”

    话说高丽平想起她在湖贝支行的半年多时间里,许老太婆的嘴巴还是挺甜的,对自己也没有恶意,眼下她混不下去了,接她来吃碗闲饭,也不用自己掏腰包。行吧!于是,一个多月之后,这个当初心比天高、要求王显耀给予副行长待遇的许爱群终于找到了新东家,在高丽平那里专事工会闲杂事务。这是后话。

    却说夏天将写好的信,交由陈韵转给黄鹿一个星期后,利用晚上的时间,直接打电话到陈韵家里,陈韵介绍情况后说:“总行所有副行级干部都看了,知道你的想法了,但是,他们除了签字画押以外,都没有发表什么意见。黄行长处理这事还是认真的,专门将信拿给了申董事长看,然后批示副行级干部传阅。”

    夏天问道:“那么,黄行长和申董事长看后,没有什么实质回应,已经意味着对我的使用价值的认同在可有可无之间,是吗?”

    陈韵说:“领导最后怎么看,我不敢揣测,起码是没有表态。老夏,你也是的,在材料中,你没有把自己可以发挥的价值说出来,譬如,如果让你搞两清,还能收回多少死帐,对市民银行还能做多少贡献,而这个贡献是别人所无法实现的。如果从这样的角度下笔,领导敢不用你吗?”

    夏天说:“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胡吹一通牛皮,就能弄个行长当当。一两年下来,证明不行,又拍屁股走人。你看湖贝支行,刚来一个行长助理,是凭一笔500万元的半年期定期存款单而作为能人上任的。你想想,市民银行的现职员工中,就没有比他们更为优秀的人了吗?”

    陈韵说:“说实话,我对胡辉的直观感觉也不怎么的,但这是领导意图,我不好多说什么。”

    夏天说:“不管怎么说,这事我都得谢谢你。我们朋友一场,谢谢你帮了我的忙。改天再面谢。挂了?”

    陈韵说:“好的,请你多保重。”

    第二天,夏天到支行打了卡后,随即开车回到家里,用家里的电话给市民银行的沈意民副行长联系上了。一番寒暄之后,夏天说清来电目的,沈意民不失亲和地说:“你的信,我看了,我正推敲着怎样能帮到你。现在正在开会,改天再电话联系。好吗?”

    夏天马上说:“好的,那你忙,我改天再找您详细汇报。谢谢您!”

    放下电话后,夏天在思考:“看来总行的三个领导都己经知道湖贝支行发生的事情的了。我的两封信分别给了总行的正职和主管领导,不见得有什么正面回应,便应该考虑离开市民银行。至于要靠胡吹海侃或者摇尾乞怜混一碗饭吃,不是我的品格。一个员工在单位有没有使用价值,作为领导和组织者应该有知人之明。否则,这个单位就是不可栖身的,走也无憾。”

    下午,夏天来到支行,与同事们聊过天后,来到陈作业办公室,直截了当跟陈作业说明准备离开湖贝支行。

    陈作业听后说:“我也赞同你离开,因为现在我还能说上话,可以帮你忙。若是明年走就带尾巴走了。”

    夏天随即回应道:“在临死之前说的一句话是: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过去,你曾经或明或暗示意我要离开支行,但是,我不为所动,原因就是我要看看我究竟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呢?这与我的经历有关。我成为国家干部参加工作以后,一直在信贷管理和刚刚试行的信托、保险、信息咨询等敏感岗位工作,那些不大不小的是非一直纠缠着我,从没有间断过,但是我一样挺过来了。反观那些唱高调的,标榜自己正直、清廉的,不少人却栽了跟斗。这应了一位诗人的名句: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就说这个胡行长吧:他为什么好端端的国有银行的行长不当要来市民银行当行长?他为什么在深圳的十年间换了六、七个单位?难道他的心里想的是以单位的利益为己任?答案很快就会有的。至于我,从经办湖贝金融服务社的贷款到现在,可以试着改一下郑板桥的竹石以表达我的心迹。”

    夏天说到这里,口中念念有词即席哼道:

    茅竹有节两头空,粗根深扎破岩中

    左碰右撞还坚韧,任你东西南北风!

    夏天吟完这四句,继续说道:“陈行长,这就是我的心迹,也可以讲是我的风采。”

    陈作业考虑到夏天在自己的办公室呆得太久后,担心可能被人说事而对自己不利,便对夏天说:“我会帮你跟胡辉说一下,看他的意见如何,你也可以直接找他聊聊。”

    夏天说:“行。我可以告诉你:我现在正在征询总行党委用不用我的意见。如果总行认为不需要我了,我啦啦声离开。不打扰你了,我先走了。”

    陈作业看到夏天离去的背影,在心里说道:“看来夏天还是跟总行领导做了交流,只是没有张扬而已。”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