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破谍

《破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27、第二二一章 鹭城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韬国真是大到了1948年的这个秋天,北方早已是连天烽火、遍地狼烟一座接一座城池在改旗易帜恍如隔世而在最南方的这一隅椰树影下依旧一片纸醉金迷,歌女们仍犹无知无觉地唱着花好月圆。

    亨利酒店的高级包房里,一个风姿卓越的女子款款坐在深蓝色的丝绒沙发上,女子妆容精致,眉目如画她偏过头凝视眼前的男子,天花板上吊灯的光华便落入她的眸中,“蒋家王朝气数已尽蒋经纬正蓄谋将国库资源悄悄分批转移到南岛,我们的任务就是制造摩擦,破坏敌人这一恶行。”

    “我们鹭城的同志该怎么做?”对面沙发上身着白色西装、梳着倜傥分头的眼镜男子问道。

    “鹭城是蒋氏转移国资的第一站大批的黄金白银以及外币将被装箱,秘密从沪都和玄武的银行运送到鹭城经由鹭城入南岛,这些国资到了鹭城后还是会由你们银行接入金库你组织工人们大闹罢工,将蒋家私吞国库的消息放出去。这段时间我都在鹭城,有关国资的船期等情报我会陆续给到你。”

    “我明白了。”

    “我们的接头方式、地点会持续改变每次见面我会通知你下一次接头的有关信息。今天离开后,你留心圣约翰教堂门前的慈善箱,如果箱子里有一只红色的盒子,就在当天晚上七点来亨利酒店的歌厅与我碰头。”

    “好的,我记住了。”男子认真地点了点头。

    “我先出去。”

    男子目送她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她身上着的,是法国一家著名奢侈品牌的套裙和高跟鞋,腕上的皮包则是另一家奢侈品牌今秋的新款,女子侧过身,她利落而雅致的发束在门被掩上的瞬间留给他最后一抹倩影,便消失在了视线中。若是在街头遇到这样的女子,他是断不会相信对方竟是玄武来的同志的。

    出租车的窗玻璃上映出她轻蹙眉峰的侧颜,八年了,八年前她也是这么蹙着眉,坐在沪都至玄武的那截列车车厢中,满目心思地看着窗外,八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八年前的天空仍笼罩在太阳旗的阴霾下,而彼时那截车厢中的她又是多么稚嫩,董知瑜戴上太阳镜,镜片后的双眸透出一丝笑意,为曾经的年少轻狂,也为前方隐约透见的黎明。

    两年半前,大战一触即发,蒋经纬傲睨一世地宣称要在三到六个月内消灭赤空,那时的赤空则做好了用五年打倒蒋家王朝的打算,可如今,辽沈战役打到了尾声,蒋经纬自打了这两年的嘴巴不说,双方形势也已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赤空方甚至认为,只需再来一年左右,便可彻底获胜。

    出租车在一家茶餐厅前停了下来,董知瑜款款走了进去,她来鹭城是“度假”的,怀瑾当初将她安排进了银行,以为至少可以避免她利用职务之便做有悖党国利益的事,没想到在这一桩涉及国资转移的新任务中,她的职业给了她最大的便利。

    茶餐厅里,靠窗的桌上坐着一对衣着体面的男女,女子膝上还坐着个刚会走路的孩子。女子将一把小勺儿从孩子手里掰出来,那娃娃眼看就要咧开嘴哭出来了,女子朝门口一看,开心地将手挥了挥,“知瑜!”

    膝上的娃娃霎时忘了刚才的气恼,从妈妈腿上爬下,蹒跚着跑向门口,张开双臂:“小姨”

    董知瑜弯下腰,将娃娃抱起来,边往窗边的桌子走去,口中哄逗着:“海宁慢点跑,别摔了。”

    “阿姐,姐夫。”董知瑜朝两人点了点头。

    她和曾嘉黎一块儿长大,两人一直都直呼其名,现在天各一方,再见面倒亲昵起来,改口叫了“阿姐”。

    男子长得儒雅,少年时期便随父母移居美国,之后就很少回韬国了。他站起身来,帮董知瑜拉开了椅子,“妹妹来啦。”

    这对夫妇这趟回韬国,也是跟眼前山雨欲来的局势有关,两家都有些不动产遗留在沪都一带,父母辈年纪都大了,再经不起这上万公里的旅途,便让小辈赶紧在情势进一步变化前赶回来,将那些不动产折成真金白银带回美国。

    而曾嘉黎这趟回来,还有另一个任务,便是将董知瑜劝去美国。董若昭年纪越来越大了,这简直成了她的一块心病。

    沪都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便约了董知瑜,南下鹭城,想边游玩边慢慢劝说她。曾嘉黎反正是想不通,这个韬国还有什么让董知瑜留恋的。

    “海宁,快下来,到妈妈这里来,你看你把小姨裙子都弄脏了!”曾嘉黎对着女儿小声责骂道。

    娃娃的名字是董若昭起的,沪都和玄武各取一个字,也是她对大洋彼岸故地的思念。

    娃娃倔强地将董知瑜抱得更紧了,边拧起眉头,以示抗议。

    “没事的,”董知瑜抚了抚娃娃柔顺的小辫子,“海宁喜欢和小姨待着对不对?小姨也最喜欢海宁了。”

    娃娃听了这话,便有了底气,冲母亲恃宠而骄地笑着。

    “别看她可晓得丑俊了,最喜欢漂亮阿姨!”曾嘉黎也笑道,“海宁,小姨漂亮吧?”

    娃娃使劲点了点头。

    “妈妈和小姨谁更漂亮?”曾嘉黎掐起了腰。

    两岁的娃娃突然没了辙,看看母亲,又看看董知瑜,审时度势起来。

    曾嘉黎“噗”地笑了出来,一旁她的先生责怪道:“你看你,自己都跟个孩子一样,”虽是责怪,眼里却满是爱怜,又转头对董知瑜,“让妹妹看笑话。”

    董知瑜早咧开了嘴,“阿姐跟着姐夫,心态越发年轻了,真让人羡慕。海宁聪明呢,”说着又忍不住捏了捏她胖嘟嘟的小脸,“我在玄武的小姊妹去年也生了个娃娃,可爱得紧。”

    “既然喜欢娃娃,抓紧嫁人生子吧!”曾嘉黎像小时候一样心直口快。

    “嘉黎”曾家女婿忙去阻挠。

    “我哪里说错了?眼看要三十的人了,姆妈急坏了你晓得吗?也不嫁人,也不跟我们回美国,一个人无依无靠死守在玄武,图什么呢?”

    董知瑜早知曾嘉黎负了姑母的命令,动不动就要给自己上课的,也不与她争执,垂下眸冲海宁温柔一笑。

    “妹妹,我们刚才点了几样小菜,你看看还有什么要添的。”曾家女婿将一张菜单递给她。

    “哦,不用了,”董知瑜摆摆手,“姐夫会点菜,我随你们吃吃就好。”

    说话间将菜单放回去,那里躺着一张报纸,董知瑜瞥了一眼,霎时脸上变了颜色。

    “知瑜怎么了?”曾嘉黎也有点慌了。

    董知瑜拈起报纸,再放下时,脸已煞白。

    曾嘉黎一把夺过报纸,上面一排黑色粗体标题:陈彦及氏昨日心脏病逝世,总统夫妇亲往吊唁。

    “知瑜?”曾嘉黎看不出这其中有什么利害,曾家女婿也好奇地拿过报纸,“妹妹,这位陈先生,可是你在玄武的熟人?”

    董知瑜轻轻叹了口气,“阿姐,还记得怀瑾怀参谋吗?”

    “那个女军官?记得啊。”

    “这是她的养父,怀瑾幼年家中变故,父母亲人早不在人世,是陈老先生收留抚养的。”

    “那可真是”曾嘉黎也叹息起来,“你该慰问一下怀参谋。”

    董知瑜想了一想,转向曾家女婿,“姐夫,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去打个电话,你们先吃吧。”

    “自家人不要这么客气,要不我陪你去吧?”

    “不用了,姐夫,”董知瑜将海宁交给曾嘉黎,“你们不要等我,晚些时候我去酒店找你们。”

    她赶回酒店房间,给渝陪打电话,却还是晚了一步,打到怀瑾家中无人应答,打到办公室,秘书告知,怀瑾已经动身去了玄武,还有话带给她,让她不要担心,不要改变自己的计划。

    放下电话,她走到阳台上,看着街道上的车水马龙。怀瑾该多么难过啊,她这么想着,眼中也噙满泪水,自己若只是在鹭城游山玩水,这会儿定也动身赶去怀瑾身边了,无奈却有任务在身,且短时间内无法离开。

    同个时刻,与董知瑜一样无可奈何的还有身在渝陪的傅秋生。

    两年多了,他一直在苦苦等待,等待怀瑾对他回心转意,当初她一来到渝陪,傅秋生便向她袒露心声,希望能够与她结秦晋之好,这么些年了,他单着,怀瑾也单着,他觉得是时候了,然而怀瑾却礼貌而坚定地拒绝了,两年多以来,他虽不死心,却也不再提起,他甚至觉得,只要怀瑾身边没有别人,这样下去也无所谓了,论情谊,这世上还有谁比他傅秋生与怀瑾更加惺惺相惜?早在玄武城成为孤岛时,他俩就在过命了。

    陈彦及死了,怀瑾早晨接了一个电话,之后便像失了魂一般,电话是陈彦及家中打来的,他无法得知电话内容,怀瑾也闭口不谈。

    她匆匆赶赴玄武,谢绝了自己陪同的请求,他已经习惯了,自己是她在渝陪最有默契的老搭档、最信任的老朋友,然而,始终有一道隐形的墙,横亘两人之间,怀瑾永远设着这一道墙,他迈不过去。

    东去的列车上,怀瑾独坐在包厢中,突然有人敲门,她竟一惊,“谁?”

    “打扰一下,需要饮料瓜果吗?”

    “不用。”她简短地答道。

    明天就要大殓了,她这么急急赶回去,无非是要尽最后一点孝道。早晨那个电话是陈夫人打来的,她告诉自己,养父并不是所谓的心脏病发,而是吞药自尽。

    她的心隐隐作痛,临了,他竟落得个如此结局。

    今天的报纸上铺天盖地,都是陈彦及逝世的消息,瑜儿在鹭城定也看到了,可惜自己联系不上她,也无法等她与自己联系,料她定会第一时间找自己,便让秘书给她带了话。

    她是不想董知瑜为自己奔波。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有一个章节被锁,改来改去放不出来,我把防盗设置改成了90,却依然有人嚷着说看不到新章节,我也不知道这些嚷嚷的人之前看盗文是否好意思了。

    1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