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

《绯色豪门,小娇妻弄你上瘾!》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邪少圈宠小魔女圆满大结局

(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小丫头红着脸推他:“别碰我,我还没退婚呢。天天中文(www.360118.com)你跟个有夫之妇,最好划清界限。”

    苏放讪笑:“咱俩都睡在一张床上了,还有什么好避嫌的呀。”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咱俩一天不结婚,你就别想再碰我。”小丫头坚持。

    “明天再划清界限吧,今晚花月良宵、月黑风高,趁着你未婚夫不在,咱俩鬼混一晚上,过足了偷情的瘾。”苏放抱着许敏豆,挪到她身上,手肘撑着床,和她四目相对。

    许敏豆忍俊不禁,配合道:“呀呀,我未婚夫回来了,你快点躲起来,躲大衣柜里,快快,不然他看到你准会揍你一顿。”

    苏放跳起来,真的穿裤子去了,从下床到穿好裤子,动作一气呵成。

    许敏豆笑得不行,揶揄道:“你怎么这么熟练啊,简直是训练有素。看来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你干的不少。”

    苏放回望她,摸她脸蛋儿,眉开眼笑:“我都把别人的老婆拐跑了,偷鸡摸狗的事儿还在话下,没大衣柜我就跳窗户。”

    许敏豆当然知道这是他训练紧急集合时练出来的,不再调侃,盖好被子闭上眼睛睡着。

    苏放磨蹭了一会儿,也钻回被子里。

    “苏放,你老实点去睡行不行啊。”许敏豆忍不住抗议,他的手一直摸索着解她睡衣扣子。

    苏放翻了个身,压在她身上:“给我看一下。”

    “有什么好看的。”许敏豆被他压在身下动也不能动,推他又推不动,只能躺在那里嘀咕。

    他拨开她睡衣,看到她胸前那个月牙形吻痕,红红的,手指碰了碰:“还疼吗?”

    “当然疼啦,不然你给我咬一口试试。”她没好气的说。

    苏放低头吻下去,舌尖轻舔舔,温柔缱绻,大手迅速把自己和许敏豆剥光,一口气冲了进去:“宝贝,只要你陪在我身边,咬多少口我都愿意!”苏放粗喘着声音说道。

    许敏豆有些不适应的闷哼:“嗯···”她的身体顿时下意识地收缩着。

    苏放迅速撒了出来,他刚才差点没忍住,忍了太久有些把持不住,狼吞虎咽的挺起身体,猛的又进入了他。

    “啊!痛!未婚夫,好痛!呜呜,未婚夫,我疼···”许敏豆受不住苏放的粗暴,虽然她也湿得很厉害了,可是他超乎常人太多的尺寸还是让她皱了眉头。

    “宝贝,有我疼吗?刚才你差点把我夹断了,你的老公刚才差点被你弄得丢了脸,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天啊,宝贝,别夹着我,放松”小丫头的紧致,让苏放一阵阵窃喜,这样的反应证明她这两年没有过男人,这样的认知,让他幸福的想哭。

    一阵金光闪过,苏放知道已经守不住了,他捧起许敏豆的屁股,奋力地抽动着,全部热滚滚释放到了许敏豆的身体里。

    一股、一股、再一股……

    许敏豆终于能够呼吸,她笑米米地看着倒在自己身上英俊的未婚夫,或者说丈夫。

    “未婚夫,你真逊!”

    苏放的脸顿时有些微红,他自从有了女人以后还从没这样丢脸过。

    “小东西,敢取笑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他看着许敏豆那粉红的樱桃仿佛张着小嘴在邀请他的光临,苏放一口咬了上去,很快他的硕大又坚硬如铁,再次用力地冲进许敏豆的身体,封住她的身体,不让她说话。

    他大力的挺动着、进出着,许敏豆受不住这样的直来直去,才几十下许敏豆便颤动着泄了身。

    苏放并不放开她的嘴,许敏豆的申银与呜咽全吞没在苏放的嘴里,模模糊糊地被封在嘴巴,身体更激动地扭动着。

    他有心折腾她,在许敏豆的第一波激烈刚要过去的时候,苏放将自己退开了一点,又一个大力冲撞顶进去,抵在她最敏感的那点上,享受着她的惊鸾。

    苏放终于放开她的嘴,看着她大口大口呼吸着。

    看着令他疯狂的粉红樱桃现在正怒放着邀请他,苏放忍不住低下头,含住她上下起伏的粉红樱桃,沙哑地说道:“宝贝,你真棒!夹得我太爽了!”

    听着苏放这露骨的情话,许敏豆更加的娇羞呜咽着:“呜呜……未婚夫……我不行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未婚夫,你轻点……”许敏豆柔柔地开口。

    “宝贝,知道我有多爽吗?真想就这样弄死你……”苏放那双桃花眸紧锁着她的,嘴角勾起一抹邪性的笑。

    苏放的笑容让许敏豆的心紧了一下,这个男人对于所有女人来说或许就是无法逃开的劫难。

    在他轮番的进攻下,小丫头终于连娇喘的力气都没有了,她软软的被苏放困在身下。

    苏放的头发被水打湿,紧紧地贴在他那张俊秀的脸庞上,只是眼里的凶光让许敏豆不禁把头转向一旁。

    这样的许敏豆反而更加的敏感,她所有的感觉都汇集到了一点,在他连续几十下的重戳之下,小丫头终于低吼着再次蜷曲起身体,经历着极致的块感来临。

    两年的时间没碰过女人的苏二少,弹药十分的充足。他每次都是故意缓缓地退出去,尽量不让液体流出,再猛的冲进来。

    许敏豆感觉肚子里充满液体,小腹都微微鼓了起来。

    苏放甚至能摸到硕大在许敏豆体内的位置,许敏豆终于哭出声。

    “呜呜,未婚夫,好痛,肚子好痛!未婚夫,求求你、求求你!我真的好痛、我会死的……”许敏豆泪流满面,不断的抽搐,不断的摇着头断断续续的求他。

    “好了,宝贝!好了,宝贝,挺住!我到了……”苏放也被许敏豆吸的腰眼发麻,灼热的液体让许敏豆又哭又叫的颤抖着,两人紧紧地抱住彼此,享受着这极致的块感。

    苏放让许敏豆舒服的窝在自己怀里,坏心的许敏豆有一搭没一搭的拉扯着苏放的胸毛,用手指在他的胸毛画图。

    “嘻嘻,真奇怪,未婚夫,你怎么会有这玩意?真好玩。未婚夫,你敢去游泳吗?”

    苏放扳起许敏豆胸前那颗红樱桃:“为什么不敢?这就是男人味,叫性感!知道吗?”

    “嘻嘻,未婚夫,我们第一次去酒店的时候你还记得吗?”

    苏放温柔地吻了吻许敏豆:“当然记得!”苏放抬头看着顶上那盏全手工的英国水晶吊灯,笑米米地回忆道:“那时候你真像个花痴,我差点被你看出一个洞来!”

    许敏豆立刻咬上苏放的胸脯,苏放立刻鼓起胸膛不让许敏豆咬到,两次再次搅合在一起。

    小丫头再次在苏放的身下化作一滴水,她无力地攀附着苏放,呢喃着苏放的名字,承受着苏放那带电的魔手与产生电流的嘴唇。

    苏放的手伸到许敏豆的花蕾,那里早已经成了一片汪洋泽国,苏放不怀好意地笑得:“还想要吗?宝贝……”

    许敏豆呜咽着,翻滚着,哪里还能说出话来,下意识地打开修长的大腿,寻找苏放那带的魔手。

    “嗯?想要吗?说出来,说出来我就给你!”

    经过刚刚运动许敏豆异常的敏感,软软的开口:“未婚夫……”她感觉到液体流出了,被苏放这样打趣,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申银声传出来。

    苏放悄悄的来到许敏豆的花蕾,硕大游移在花蕾的周围,就是不进去。

    许敏豆清晰地感觉到硕大的顶端抵住的每一个位置,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想要去抓住它。

    苏放轻易就制服了许敏豆的两只手,不让她乱动,yin笑着说:“豆豆,你说不说?不说就不让你碰它!嗯?说不说?!”

    “我、我要···”许敏豆脸红的想那霜打的枫叶。

    苏放凝视着许敏豆涨红的脸用力冲了进去,又速速退了出来,“宝贝,我的宝贝,舒服吧?说它是你的!”

    许敏豆生气地并拢双腿推他出去。

    苏放的**已经抵在门口,一触即发,这个时候哪能出去。双手强行拉开她的双腿,往前一撞,整根的没入她的身体。

    苏放忍了很久格外的亢奋,他大吼一声:“哦!我的宝贝,我会死的!”

    许敏豆满足地闭上眼睛感受着这充盈的感觉,满满的,涨涨的,麻麻的。

    苏放硬得发疼,他只能跟着身体的本能用力的进出许敏豆的身体,许敏豆整个人往上缩。苏放不怀好意的嘴角一挑,任她往上逃。

    两人结合的部位渐渐的被扯开,差不多只剩下一半在体内的时候,苏放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用力的往下一按,自己挺腰往前送,许敏豆顿时尖叫着被充满,整个人拱了起来:“未婚夫,你干嘛?”许敏豆哭泣着说道。

    苏放却不客气的低着头,含住她送到嘴边的丰盈,大口的吞进去,用力的吃,下身像马达一样的动起来。快速的进出许敏豆的身体。

    禁欲很久的男人此刻的爆发力太过强悍,许敏豆此时只剩下出气的份。只能随着苏放的节奏申银、哭喊!

    他的手臂按在她的肩上,用力地进出着许敏豆那柔软的身体。

    苏放被许敏豆的花蕾咬得发疼,他赤红的眼睛盯着许敏豆那随着他的动作而起伏的丰盈与那晃动着的粉红樱桃。

    许敏豆只能无意识地搂着苏放的脖子,尽量配合着苏放的动作,她的敏感被撑到极致。他退出来的时候有妖媚的花蕊被拉扯出,又随着他狠狠的捅入被推回她身体里去,小丫头抖着身体在他强烈的进攻下很快就泄了身。

    苏放紧紧地锁着她,感受她紧致的花蕾紧紧地咬着他的硕大颤抖着,被他蹂躏过后的嘴唇娇艳欲滴,微微张着,他立刻低头封住,一阵热吻,嘴唇慢慢划过许敏豆的耳边:“宝贝,爽了是吗?告诉我,你有多爽!?嗯?”

    “未婚夫……”许敏豆低声哭泣着,叫嚷着苏放的名字:“未婚夫,够了!我不行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苏放的虚荣心特别的满足,他更加兴奋得不能自己。他揉搓着许敏豆软绵绵的身体,轻易就摆成倒躺的姿势,苏放抬起她的一只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在她另一只腿的两侧,大手抓起她的双手扣在她身后腰间,把许敏豆折成一个更加性感的妖绕姿势。此时的苏放红了眼,看着让他搓扁揉圆的许敏豆恨不能融化了自己。

    早上醒来,许敏豆看到苏放眼不眨地看着自己,笑得很是邪行。

    许敏豆嘟着嘴巴:“看我干嘛?我自认不是海棠春睡,苏师长,我有这个自知之明。”

    “你们那边解决了,我们这边领证结婚,你看怎么样?”苏放问小丫头。

    小丫头点点头。事到如今,她想不嫁给苏放也不行了。就算她悔婚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小圈子里也必然是沸沸扬扬,谁还敢娶她。苏放这坏蛋,他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杀招。

    过了几天,苏放回部队处理一些事情,随后和沈墨寒一起去见见唐家人,唐家那一边,才是真真令他头疼的。

    许敏豆一直在酒店等他,每日里度日如年,好在他每天晚上都打电话给她,跟她说说话,告诉她事情进展的情况。

    “我让你舅舅跟他约好了,明天晚上面谈,我一个人去。”苏放在电话里告诉许敏豆。

    “什么?你要一个人跟他见面?你不要去,万一他……”许敏豆一听就着急了,怕双方会打起来,怕苏放吃亏,唐尧的为人她知道,但是唐家人未必都是善茬,他们要是带人去,那不是闹着玩的。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苏放安慰小丫头。

    小丫头咬着嘴唇:“你不要去!我去见他!”

    “不行,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不能去,我也不会让你去。”苏放态度坚决。

    “那你不要跟他打架好不好。”小丫头嘱咐苏放,对于唐尧她终究是歉意难平。

    苏放听话的嗯了一声。

    挂断了电话,小丫头左思右想总是不放心,匆匆收拾了行李往机场赶,准备在苏放和唐尧见面之前回北京。

    等她好不容易买到机票飞回北京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从机场出来,小丫头坐在车上给苏放打电话,告诉他,她已经回到北京。

    “我不是让你不要过来吗。”苏放的语气颇为无奈。

    “我担心你。”小丫头带着点哭腔。在酒店住了一个月,她就快郁闷死了,非得回来透透气不可。

    “好吧,既然回来了,我去接你。先别回家,我给你安排住处。”苏放只得妥协。

    跟杨星打过招呼之后,苏放把小丫头安排住在杨家的酒店。

    陪小丫头吃了午饭,苏放告诉她,他下午还有点事情要出去。

    “暂时还没人知道你回来,你乖乖呆在酒店里,哪儿也不要去,晚上我来陪你。”苏放简单收拾了一下,就要离开。

    小丫头抱着他,很不安的把脸靠在他胸前。他轻轻回抱住她,脸贴着她的脸:“乖,我得走了,不走就要来不及,部队有些事情必须要我回去处理。”她这才放开他,看着他离去。

    天黑之后,苏放还没回来,小丫头知道他肯定去和唐尧见面,却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见面。打电话给苏放,他没接。她只好打电话给苏岑。

    “小丫头,你回北京了?”苏岑接到小丫头电话很惊讶。

    小丫头顾不得和她多说,问她知不知道苏放和唐尧见面的地方。

    “放放没告诉你吗?”苏岑有些纳闷的反问。

    “他不让我去,也不告诉我地点。”小丫头撅着嘴。

    “那你就别去了,那场面没什么好看。”苏岑也不赞成小丫头去。

    “我怕他们打架。”小丫头担心的要命。

    “那就打呗,打一架心里就舒服了。”苏岑没心没肺的笑,彷佛苏放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舅娘,你说什么呀,万一受伤了怎么办。你快点告诉我,他们在哪里见面啊。”小丫头担心的要死没心情给苏岑开玩笑。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去。”苏岑不再开玩笑。

    小丫头告诉她,她住在杨家的京华酒店。不出半个小时,苏岑和沈墨寒把车开到楼下,接小丫头出去。

    匆匆赶到约定地点,小丫头独自下车去。

    两人原本要跟去,被小丫头阻止了,“舅娘,我自己去,我就不信他们敢打我。”小丫头倔起来的时候也是没人劝得住。

    苏岑让她把手机开着,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

    月黑风高夜,四野里静悄悄的,这里是开放式公园,不是居民区,就算有出来散步的行人,也是三三两两的。小丫头心里直报怨,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谈话,纯粹是找打架来了。找了半天,也没看到他们的身影。

    苏放的电话终于打通了,小丫头焦急的问他:“你在哪儿呢?”

    “我···咳咳····”他咳嗽了好几声,像是止不住一样。

    小丫头急坏了:“未婚夫,你怎么了?你没事吧!?难道他们打你了!?”

    “没怎么。”苏放在电话里笑了一声。

    许敏豆终于看到他了,他坐在路边的花坛旁边,手抚着心口,正在咳嗽。小丫头忙跑过去扶着他,见他呼吸时而急促,像是在忍痛,关切的问:“怎么了,你跟他打架了?”她仔细看才注意到,他下巴上青了一块。

    “还好,没打脸。”苏放勉强一笑。

    许敏豆心疼不已,轻拍他的背:“你真傻,我不是让你别跟他打吗,他见了你不打你才怪。”

    “你怕我打不过他呀,我是让着他。”苏放又咳了一声,“为了你,让他出出气也没什么大不了,挨打而不被打到要害,我心里有数。”

    “可是你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小丫头抽泣着,眼泪含在眼眶里。

    “站不起来,我就坐一会儿,反正没伤到骨头和内脏。”苏放忍痛捂着肋骨,要不是他一向训练有素,还真挨不住。

    许敏豆要扶苏放站起来,苏放却向她招手:“来,过来!”小丫头知道他没力气高声,靠过去,听他说话。

    “让我亲一下,我身上就不疼了。”他挑着那双桃花眼跟她调笑。

    小丫头红着脸瞪他一眼,在他脸上亲了亲,又把脸贴着他的唇。

    苏放腾出一只手搂着她,在她耳边笑道:“刚才挨打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想,要是我没缺胳膊少腿,还能自己走回去,我就抱抱你,咱俩好好亲热亲热。”

    “切,你还笑得出来。”小丫头抿着嘴角,轻抚他脸颊,替他揉揉青肿的下巴。

    “我让你呆在酒店不要出来,你非要出来,这么晚了你一个人来这么偏僻的地方,万一遇到坏人,那可比杀了我还要命。就是现在,要是忽然冒出来两个流氓,我也没本事保护你。”苏放振作了点力气,肋骨还是疼,一呼吸就疼。

    “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带了保镖,什么都不怕。”小丫头打电话给沈墨寒,让他来帮自己把苏放送到医院。

    不一会儿,沈墨寒开车过来,和小丫头一起把苏放扶到车上。所幸的事,到医院检查以后,苏放的伤势并不重,休息几天就行。

    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唐家那边没有再闹,小丫头后来才知道,苏放那天跟唐尧说,小丫头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本来唐尧对小丫头就十分的宽容,虽然许敏豆这样伤害了他,但是还是选择了成全。

    唐家老太太可不是个善茬,非要把这事宣扬出去,让唐爸爸制止了,本身他对许敏豆的印象还不错,其次,这事儿传扬出去可不好听,未嫁的姑娘在结婚前就跟别人乱搞,还把肚子给搞大了,他们许家不怕丢人是他们家自己的事,唐家可是要面子的,唐家丢不起这人,这样的媳妇儿,他家坚决不要。幸好没在一起过日子,不然到时候替人家养孩子才真真是冤大头。

    纯属无中生有,坏她名声,小丫头气得要命,可她有什么办法,她哪还有什么名声,经过这件事,她和苏放一样在这个圈子里“声名狼藉”了。

    事情解决之后,许敏豆和苏放一起去了香港,恳求许间夫妇原谅他们。许间俩口和小俩口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许间和沈墨青不说话,许敏豆和苏放也不敢说话。

    “这么说,那边的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沈墨寒抱着胳膊,审视的看着女儿和苏放。

    许敏豆刚要说话,沈墨青瞪了她一眼,于是许敏豆把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苏放知道沈墨青这是在等他开口,主动道:“青姐,我跟唐尧见了一次,已经跟他说清楚了。从今以后,他和小丫头再无关联,筹备结婚的一切费用和婚礼的花销,我会一次性还给他。”

    沈墨青好气又好笑的看着两个人都垂着眼帘,一副做错了事不敢抬头的样子,又见苏放和小丫头紧紧的攥着彼此的手,哼了一声,没再言语。

    许间呵呵一笑:“把两边老人气得差点犯毛病,你俩想这样就交代了?”

    小丫头抬头看她爸爸一眼,眼神里带着恳求。

    许间明白女儿心意,话锋一转:“我跟你妈是管不了你们了,将来等你俩有了孩子,也让你们知道知道,当父母为孩子操心是什么滋味。”

    小丫头和苏放一听他这话就高兴了,许间这意思等于是说,他已经同意他俩结婚。小丫头扑过去搂着她爸爸脖子撒娇:“好爸爸,我就知道爸爸最疼我。”

    “你爸疼你,我就不疼你吗?”沈墨青似笑非笑。小丫头又去搂她妈妈,要多亲热有多亲热。

    回到小丫头房间里,两人紧紧抱在一起,巨大的喜悦让他们天天中文不愿分开。“我们一会儿就去领证,我的结婚报告已经批下来了。”苏放告诉小丫头。

    小丫头点头:“好,幸好我的户口一直在国内,不然的话,我们就得等到回英国才能登记。”

    婚姻登记处,拍照之前,小丫头拿出粉盒补妆。

    苏放端详她一会儿,问:“把眉笔给我,我替你画眉。”小丫头把眉笔给他。画好了眉,两人去宣誓拍照,看着工作人员在结婚证上盖章,心情皆是无比激动。

    “我们结婚了,拍张照留念吧。”从婚姻登记处出来,苏放拿出手机自拍。小丫头挽着他胳膊,对着镜头笑。

    “历史会记住这一天,人民会记住这一天,地球上有一个叫苏放的男人和一个叫许敏豆的女人结婚了,从此芸芸众生里又多了一个幸福的小家庭。”苏放像诗朗诵一样说。

    小丫头拍他一下:“人民知道你是谁啊,你在这里大言不惭。你还欠我一个婚礼呢,我可不会这么简单跟你结婚。”

    “婚礼的事我来安排,一定给你一个你想要的,梦幻般的婚礼。”苏放许诺。

    苏连凯早就从沈墨寒夫妇那里得知了两个孩子闯出这么一场祸,也是怒火中烧,很长一段时间不许苏放回家。

    好在许家那边已经消气,好说歹说把苏连凯劝服了,答应不再为这件事跟儿子起冲突。

    两家商议之后,同意他俩低调结婚。

    按着双方父母的意思,两家人在一起吃了顿饭就把婚事定了。

    很快,许敏豆和苏放飞赴英国结婚、度蜜月。

    国内闹出那么大动静,大操大办势必不可能了,在国内注册到国外结婚,简单也清净。

    时间改变了我们每一人个人的生活,我们将在探索人生与人生的目标中跟着时间前行。这是唐尧在自己的博客上记录的一句话。

    许敏豆给他留言:在时间的长河里,有些人陪伴我们走过某一段路,而有些人将陪伴我们走过一生……

    时间让我们相遇,而相遇是一种缘。人与人的相遇,是人生的基本境遇。爱情,亲情,友情,人生中最重要的相遇,多么偶然。又多么珍贵。茫茫人海里,你遇见了这一些人而不是另一些人。这决定了你在人世间的命运。你的爱和恨,喜和恶,顺逆和挫折,这一切都是因为相遇。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因为时间正好。

    *

    六年后。

    “妈妈,妈妈!”一个稚嫩的童声让许敏豆从书本上移开眼睛,她放下手里的书本,抱起地上的小不点:“妈妈,姐姐又掐我!”

    许敏豆一看,果然如此。小胖脸蛋已经红红的了。

    许敏豆立刻叫道:“苏小小!你给我滚出来!”

    苏彦君看着妈妈涨红的脸,他咯咯地笑了起来,他知道又有好戏看了。

    还没等苏小小找好躲藏的地方,她突然被一双大手给捞了起来。苏小小回头一看,原来是穿着笔挺军装的爸爸。她高兴地搂住爸爸的脖子,尖叫道:“爸爸,救我。妈妈要杀我!”

    苏放把女儿举上肩膀,冲进了客厅,“谁那么大胆,敢杀我的女儿?!”

    苏小小被爸爸逗得一阵发笑。

    许敏豆抱着儿子走向丈夫:“未婚夫,你看你女儿,又把弟弟的脸给掐红了。”

    苏彦君也向爸爸伸出手,委委屈屈地说道:“爸爸,抱!”

    苏放哈哈大笑,一手抱起两个孩子转圈:“我的儿子吃姐姐的醋啰,妈妈今晚没有醋做饭啰。”

    许敏豆看着这闹腾的父子三人。六年前当所有人都以为苏小小是男孩的时候,生下的却是一个女儿。全家人喜出望外,如获至宝。以至于小小的可人儿才二岁就知道如何欺负两位舅舅与一位表哥。

    就在这时,许敏豆又怀上了苏彦君。小小的苏小小经常趴在妈妈大大的肚皮上说:“妈妈,以后我不打他,也不骂他。”

    难得看到女儿如此懂事,许敏豆高兴地摸摸女儿柔顺的长发:“妈妈的乖女儿。你是妈妈贴心的小棉袄,爸爸的大宝贝。”

    苏小小接上:“我既不打他也不骂他,我教他天天考试得零分。”

    许敏豆一脸的黑线:……

    ‘噗’的一声,坐在许敏豆身边看材料的苏放毫无意外地喷出一口茶水,这个女儿实在是太强悍了。

    许敏豆把两个孩子从父样的身上赶下来,吩咐两名从内地带过来的保姆:“李姐,给他们俩换上泳衣,待会我们到浅水湾,那里的小朋友比较多。”

    达园现在几乎被许敏豆一家给占了。三年前,许敏豆就带着孩子们一起跟着苏放到了香港。平日苏放住在部队,放假才回来。

    回到卧室,许敏豆服侍苏放换下便服。没有意外地,苏放也顺便给许敏豆脱了衣服。

    “别闹了,孩子们都在呢!”

    苏放哪里顾得上这些,他用力冲进许敏豆的身体里:“哦,老婆,我真想你……”

    苏放闭着眼睛感受着许敏豆那紧致的包裹着的触感,一跳一跳的让苏放无法自拔,立刻像马达一样运动了起来。

    “老婆,你怎么还那么紧!”

    “老公,你慢点……”

    “不!我老婆,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老婆,你知道我有多爽吗?哦,老婆,你真棒!”

    许敏豆因为年轻,虽然生了两个孩子,可是身材毫无变化。每当许敏豆穿上比基尼带着一双儿女到海边游泳时就是许敏豆的虚荣心最满足的时刻。因为只是在腹部有两道浅浅的印子证明这个年轻的漂亮女人生过两个孩子。

    甚至经常有一些大学生当面向许敏豆求爱,让许敏豆哭笑不得。

    苏放轻易让妻子跪趴在床上,从后面进入许敏豆那紧致的花蕾,两只手紧紧地抓住许敏豆的丰盈,用力地向下拉扯着。

    许敏豆眼神迷离,开始颤抖,苏放知道这是许敏豆快要到了,他恨不能融化了妻子,他用力的抽动着。

    当许敏豆发出叫声时,他猛地抽动了几下,瞬间一股股的热液喷射到许敏豆身体的深处。

    苏放低吼着:“老婆,我的豆豆,我爱你!”

    许敏豆累得不想动弹,苏放把她抱到洗手间:“豆豆,我给你洗洗,孩子们等急了又孩发脾气了。”

    许敏豆无力地捶打着苏放硬硬的胸膛:“还不都是你害的?!”

    “好,好,老婆,晚上我让你害我好不好?”

    果然苏小小与苏彦君已经在敲门了:“爸爸,爸爸,妈妈呢?”

    许敏豆虚弱地说:“宝贝,妈妈就来。”

    苏小小气鼓鼓地说:“妈妈,你跟爸爸在里面干什么?”

    苏放笑道:“我的大小姐,你妈妈不洗澡怎么换衣服?”

    “我妈妈洗澡,你在里面干什么?爸爸是男生,不可以看妈妈洗澡!”

    夫妻俩对这个极品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

    “爸爸,这是什么呀?”苏小小不知道从哪里扒翻出一个标本模样的东西,拿着端详了半天,没看出是什么,蹭蹭的跑到苏放跟前,好奇的问。

    苏放拿起来调了下眉,盯着许敏豆那疑惑的小脸,邪性的笑了,“这是你妈妈18岁的时候送给爸爸的礼物!爸爸最最珍贵的东西,不许乱拿,快放回去!”

    许敏豆凑过来,看到那梅花一样的痕迹,脸腾地一下红了,娇嗔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甜蜜,原来这么多年,他竟然一直放着这个东西。

    苏小小嫌弃的撇了撇嘴,把那多‘梅花’标本放回原处,一边放还一边嘟囔,“妈妈真小气,送爸爸这么寒碜的东西!”

    苏放和许敏豆大眼瞪小眼,那表情只能用无语形容。

    一家四口穿上整齐的家庭周末服向浅水湾出发。

    林武看到两个小宝贝高兴坏了。他高兴地举起两人:“宝贝!我的宝贝!”

    林武也在三年前结婚了。

    现在他是中校团参谋,跟着苏放在香港,他的妻子是曾雅琦,这是另外一个漫长的故事!

    林天赐早在五年前就跟着学院院长的女儿到了美国最好的学校完成他的博士。现在林天赐早已经功成名就,他的初恋被他丢失在风里!

    许敏豆:“武哥,你儿子怎么样?改天让二缺带过来,现在都放暑假了。”

    曾雅琦留校当了老师,现在都是讲师了。

    林武笑道:“二缺也是这样说的。过几天她就带着儿子过来看看,我实在太想儿子了。”

    苏放:“老婆,回头你跟大姨姐联系,安排人去把他们母子接到这。”

    林武蜡黄着脸:“不用了吧?”

    苏小小姐弟俩说道:“要的!要的!”

    苏放与许敏豆哈哈大笑。

    林武的儿子一点也没继承他妈妈彪悍的性格,是个性格文静的小男生。当年林武买一送一,儿子也快三岁了。

    林武带着两位武警战士让苏放一家四口上了这辆奔驰旅行,这辆9座旅行车像箭一样的飞了出去。

    因为是周末,浅水湾人很多。苏放与许敏豆把孩子们带到那些小朋友中间,苏小小各自跑向自己的同学或是玩伴。

    “江妍!你怎么在这?!”许敏豆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招呼苏放:“未婚夫,是江小姐!”

    江妍微笑着说:“豆豆,苏少,好久不见了。”

    “是好久,都六年了。没想到在这碰上了。”苏放淡淡的笑笑,如果不仔细看,他都没认出来眼前这个略微发福的女人是江妍。

    一个温润的男人微笑着站在江妍的身后。

    江妍介绍道:“豆豆,苏少,这是我丈夫ak。我们刚结婚。他是第三代华人,第一次回中国。他的中文名字叫凌霄。”

    彼此介绍了一番。

    “豆豆,你和苏少怎么在这?”

    “老公在这里工作,我就带着孩子们过来陪他。”许敏豆笑道。

    江妍点点头,“我在美国都听说了,是一个女孩一个男孩吧。还没恭喜你们。”

    苏放把许敏豆揽在怀里,宠溺的笑了笑:“妍儿,应该是我们恭喜你才对。那两个小魔头,没少让他们的妈妈操心。”

    幸福洋溢在他英俊的脸庞,江妍的心动了动,痛了痛,却不会伤心。

    她笑着说:“其实刚才我就发现你们俩了,可惜你们俩都没认出我……”

    许敏豆赶紧上前拉住江妍的手,真诚的说道:“江小姐,怎么会呢?看到你幸福,我真为你高兴!”

    “谢谢,我会幸福的!”江妍看着许敏豆,真诚的笑了。

    凌霄心满意足地拉着妻子的手走了,这对漂亮的夫妻只是妻子的故人,现在陪在他美丽妻子身边的人是他凌霄!

    许敏豆亲自到机场去接上了曾雅琦母子俩,两人在机场紧紧地拥抱着。

    回到达园,孩子们闹腾了一下午都午睡了,许敏豆与曾雅琦两人难得坐下好好说话。

    “二缺,我见过林天赐。此刻他正在此地讲学。”

    “我知道,他给我发过邮件。”

    “二缺……”许敏豆吃惊的看着她。

    “豆豆,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当年的事情我也有错。我不像个女人,林天赐变心也是应当的。”

    “二缺,不是你的错……”许敏豆握住曾雅琦的手。

    “豆豆,一个男人不爱这个女人,她站着是错,坐着是错,做了什么都是错。什么都不错就更错,即便你为他娶死,他也会嫌弃,因为他还可以说你为他着想,不够爱他!”

    许敏豆脸色黯然,从书房的窗户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海面上偶尔会飞过几只海鸥,这边风景独好。

    “二缺,或许这就是生活。前几天我和未婚夫在浅水湾碰上江妍跟她的新婚丈夫。可是我老公都已经认不出她了,六年的时间,已经是以忘却!”

    “豆豆,其实我从来没有恨过林天赐,或许是出于本能,我似乎很难向他完全敞开心扉。当我知道他终于要离开我了,我其实是有解脱的感觉的。我当时或许是很伤心,林天赐毕竟全心全意的爱过我,所以他要走、要留我都不能说什么……”

    “二缺,其实当时林天赐找过我。他说当年你们并没有在一起,他说你,你不愿意,所以他才离开你的,可是他说当时你跟武哥……”

    曾雅琦满脸涨红地打断许敏豆:“林天赐真不要脸,他居然颠倒黑白!当年武哥失恋了,是林天赐在酒吧发现了醉酒的林武,我们才渐渐亲近起来。哼!其实当年我也没输!我从来没让林天赐碰过我,当我知道他跟妖女已经快要出国了他还不向我坦白,我就故意设计跟武哥在一起的,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许敏豆恍然大悟,一脸的不可思议:“原来是这样的,原来你们俩后来都在演戏。”

    曾雅琦点点头:“林天赐真是伤到我了,真的,豆豆。我不欠他的!他给我的邮件我直接转给我老公了,让我老公回复他。我才不管他的破事。听说他跟那个妖女终于还是分手了。看到我夫妻恩爱,父慈子孝,他估计是后悔了吧。林武对我那么好,如果我去见林天赐,就是天打雷劈也不为过!我才不会去犯这个傻。”

    苏放与林武推门进来,看到两人,笑问道:“犯什么傻?”

    许敏豆接过苏放手上的公文包,随手锁进了保险柜里。

    曾雅琦跳进丈夫的怀里说道:“我们在说林天赐。武哥,我从来不相信分手的男女真的可以做朋友。不是人人都可以像四哥与狄波拉那样的。”

    林武摸摸妻子的脸,转移了话题,“我儿子呢?”

    曾雅琦镇静地回答:“被妹夫的两个孩子欺负了一个下午,刚睡着。”

    苏放与许敏豆:……

    林武‘噗嗤’笑出声来,“我儿子有那么惨吗?不要紧,爸爸给他报仇。”

    四个大人都笑了起来。

    许敏豆笑道:“未婚夫,你女儿真的是越来越难管了。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被她气死的。两个弟弟都给她弄哭了好几回。我还没抓到她,她就大叫救命。”

    苏放哈哈大笑,苏小小完全就是一个小时候的许敏豆。

    生活还在继续,未来就在前方。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是一世幸福。

    在对的时间遇上错的人是一场心伤。

    在错的进间遇上错的人是一次荒唐。

    在错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唯有一声叹息!

    全书完。

    写在最后的话:感谢各位亲们的一路随行,许敏豆的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这是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一个女孩主动追求她向往的爱情童话。许敏豆从没真正的放开过苏放的手,所以她成功了。因为许敏豆与苏放是在对的时间碰上了对的人,从此幸福。故事有些不够完美的地方希望大家多多担待!再次感谢你们!

    咱们新文见!

    *

    *********************华丽丽分割线***************

    给大家继续推荐一部文,作者:花笙,书名《幸孕娇妻,老公太心急》精彩简介。

    他费尽心机,终于和初恋双宿双栖,而她却成为全城通缉要犯……17岁那年,惊鸿一瞥,她的心为他陷落,从此万劫不复。

    一次意外,他们的人生被捆绑在了一起……

    他待她极好,夜夜笙歌,日日缠绵。

    她以为自己可以单纯幸福的过一辈子,却发现,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计谋,她不过只是一颗棋子……

    “顾睿北,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雨夜的小巷,她用最后一丝力气,拨通他的电话。

    “这种小事自己处理,我很忙!”

    她家破人亡、孩子夭折,他却旧爱在怀,晋升市长。

    “顾市长,你千方百计的,不就是想要和我离婚吗?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了!”

    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丢在他的面前,她的笑容绚烂的刺眼。

    “顾睿北,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爱上你。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我的17岁永远是苍白的!”

    被逼得走投无路,她当着他的面,纵身跳入海底,绝美的笑容让他心脏狠狠一紧!

    五年后,她是d国四大财阀之一英藤家的唯一继承人。

    传言,她为了上位杀兄弑父,将宗族血脉尽数铲除…

    传言,她冷若冰霜,无人能近身,却有一个谈婚论嫁的未婚夫…

    却不知…(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