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宠妻成瘾,老公太生猛

《宠妻成瘾,老公太生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463一顾晨曦全剧终完

(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顾晨曦,不准走,我们谈一谈!”

    “总经理,我以为我们上午的时候已经谈的很清楚了!”晨曦静静的凝着蒋逍,抬臂拿开蒋逍的手臂,“对不起,我男朋友还在楼下等我!”

    “顾晨曦,你来真的?”蒋逍浑身上下在听到晨曦那句,我男朋友在楼下等我,冒出肃杀之气。无弹窗小说网(www.360118.com)

    晨曦微拧了拧眉头,“我对待感情,从来都不是玩玩而已!”

    好,很好,用他的话将他的军,顾晨曦,你好样的!

    晨曦没再看蒋逍一眼,直接往电梯走去,走进电梯直接下了楼,蒋逍看着晨曦完全消失在他眼底的背影,另一只手臂上挎的外套,直接狠狠的摔了出去!

    晨曦走出公司大楼,一眼就看见了沈乘风的车,她急忙跑过去,沈乘风却先一步推门下了车。

    “不要急,慢慢来!”沈乘风温柔的拍了拍晨曦的肩膀。

    “乘风,你等了多久?”

    “没有多久!”沈乘风云淡风轻的回道。

    晨曦坐进副驾驶,偏过头去,“对不起,下次我去到哪儿都会带着手机的!”

    沈乘风正想说什么,晨曦的手机响了,是她的母亲天爱,晨曦接通,母女两个说了几句,晨曦说和朋友在一起,可能晚点回去,之后切断了电话。

    挂断了老妈的电话之后,晨曦的手指一下子划到未接来电处,这才注意到,乘风最早的一个电话,是六点打进来的。

    她忽然意识到,乘风可能六点就过来了,因为打不通她手机,又不方便上楼去找她,就一直在这儿等着她,直到八点多……

    “怎么了?忽然不认识我了?”发现晨曦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沈乘风打趣的问道。

    “乘风,你是不是六点就过来,一直等到我现在?”

    沈乘风似乎没料到晨曦会纠结这个问题,微愣了一下,才弯了弯嘴角,“不是!”

    可是,这样的谎言,哪里能瞒得过晨曦,她转回头,看着车前挡风窗,幽幽的道:“乘风,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会觉得欠你越来越多……”

    沈乘风不着痕迹的叹息,晨曦的心里,到底是不会有他的,充其量也只是友情而已,如果真的是两厢情悦的一对儿,纵然他付出再多,她也不会觉得那是一种偿还不了的亏欠。

    是不是,他还是太性急了呢?她肯答应和他在一起,他也该知足了?毕竟他一直清楚,这么些年,她的心里都深爱着蒋逍,是任他再怎么横插进来,也没办法抹掉的曾经。

    沈乘风再看向晨曦的时候,眸中那抹失落已经散去,拿出买好的晚餐,递给晨曦,“先吃点,垫垫胃,我们再去吃晚餐。”

    晨曦接过,打开袋子一看,是她喜欢的那家店的红豆包,拿在手中,还是温热的,她诧异的看向沈乘风,“怎么还会是热的?”

    她喜欢的那家红豆包店每天只卖二百个就关店的,去晚了就没得买,所以一定要早买好,可是既然乘风在这里等了她两个多小时,又怎么会……

    沈乘风笑了笑,“我只是跟前台的女孩子说借用一下茶水间的微波炉而已,快吃吧,再不吃真的该凉了!”

    晨曦点点头,小口小口的咬着红豆包,那么甜的豆沙,是她喜欢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吃在嘴里,却苦涩的要命,想咽下去,都有些艰难似的。

    蒋逍不想回他那四壁无人的公寓,更不想回蒋宅,因为他才夸下海口,说要把儿媳给老妈带回去,可是真的实践了才发现,想把晨曦带回去,根本就不是一件他原本认为轻而易举的事情。

    打给霍汶锡,这家伙等到他快要没耐心了才接电话,第一句就问有什么事,没事别打扰他,气的蒋逍差点摔了手机。

    不过,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兄弟,这家伙还算有点良心,为了心情不好的他,把老婆扔家里,肯出来陪他喝酒。

    “你说,女人心里都在想什么?怎么就那么难讨好?”蒋逍苦闷的灌了一杯威士忌,偏过头,对着霍汶锡诉苦。

    霍公子坐姿优雅,脊背挺直,虽然是在酒吧这种嘈乱的地方,却仍然有种出尘的风华,他执起杯,轻抿一口,然后晃着酒杯,冰块在杯中滚来滚去,发出喀拉喀拉的声音。

    女人心里都在想什么吗?别的女人他不清楚,但是他家小容心,每天都有多多的好吃的,就会很满足了吧!

    “你在为谁发愁?”过了半晌,霍公子幽幽的出声问道。

    蒋逍蒋少爷,为了女人发愁,这听起来,倒真的是很好笑!

    蒋逍又灌掉一杯威士忌,将杯子狠狠的砸在吧台的桌面上,“我能为谁发愁,还不是顾晨曦那个死倔的女人!”

    “晨曦,她怎么了?”

    “她为了跟我闹脾气,竟然随便找了个男人当男朋友,简直是故意跟我杠上!”

    霍公子又轻抿一口酒,他临出门的时候,他娇俏的小妻子说,不准他喝太多酒,所以作为很听话的老公,他打算今晚只喝两口酒。

    “晨曦交了男朋友,很不错!”霍公子放下酒杯,稍微推远了一些,不打算再碰。

    “靠,为什么你们都是这种反应?”蒋逍有些炸毛,老爸老妈是这个反应,霍汶锡居然也是这个反应,过分!

    “我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反应!”霍汶锡看向蒋逍,“所有人都知道,你蒋少爷身边不乏女人,所以顾晨曦不在你这棵长歪的树上吊死,是很明智的选择!”

    “霍汶锡,你tm是不是我兄弟,你怎么不帮我?”蒋逍气愤的吼道。

    霍汶锡优雅的弯唇笑了笑,“还有,你真的确定,晨曦交男友,是为了跟你闹脾气?”

    蒋逍一下子愣住,什么意思?

    霍汶锡从高脚椅上跳下来,拍了拍蒋逍的肩膀,“你确定你是真的爱她,真的想和她一生一世再去打扰她,否则的话,给她自由,给她远离你的机会,女人想要的,不过是份简单的爱情而已!”

    说完,霍汶锡转身要离开,蒋逍也跳下高脚椅,“你要去哪儿?”

    霍汶锡回头,“我可不想大好的夜晚,把我的小妻子一个人留在家里,反而陪着你这个臭男人,先走了!还是那句老话,没事别打扰我!”

    蒋逍看着霍汶锡离去的背影,想着他刚刚说的话,脑海中,似乎有什么,渐渐清晰了……

    -------------------------

    “晨曦,进来一下!”蒋逍通过内线叫晨曦进办公室。

    晨曦放下电话,坐在座位上,心情有些复杂。

    这些天,蒋逍不再缠着她要谈谈,也没再送过什么鲜花礼物,更没有再和她纠结乘风的事情,好像是,他突然想清楚了,那两天,他对她的纠缠,真的就是玩具被人抢走了,心情不太舒服而已,而这些天,他习惯了玩具不属于他,所以就作罢了。

    可是,不再缠着她的蒋逍,每天都会叫她进办公室,虽然聊的是公事,可是他看着她的眼神,却那么深邃,而且其中好像还深蕴着浓烈的感情,让她每每在蒋逍的办公室,心跳的都好像快从嗓子跳出来似的。

    觉得蒋逍在乎她,她会开心,心情会好一些,觉得蒋逍不在乎她,她会很难过,心情会很低落,于是乎,这些天,她一直就处在这种患得患失的感情之间,备受折磨。

    以至于,她自己都知道,冷落了乘风,她真的觉得对乘风很抱歉,很抱歉,她想要跟他说清楚,不再牵连着他,每一次看到乘风的眼睛,想说的话,又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她起身,哀哀叹息,走去蒋逍的办公室。

    “总经理,有什么吩咐?”

    蒋逍指着手中文件中的错误,“你看一下,这里是不是错了?”

    晨曦俯身去看,果然是她打字时候不小心出现的错误,连忙说道:“对不起,总经理,我这就拿回去改!”

    蒋逍将文件阖上,递给晨曦,“没关系,下次注意一点!”

    晨曦点头说是,眸光不小心对上蒋逍的,就被他眼中那抹深情灼烫到似的,连忙转开了眼神,“总经理,我先出去改了!”

    “等等,晨曦!”

    “还有什么事?”晨曦问,眸光却始终不肯落在蒋逍的脸上。

    蒋逍苦笑着扯开唇瓣,“今晚有个商宴,你能不能陪我出席?”

    “今晚吗?”晨曦想了一下,“我约了乘风,如果你没有女伴,你想约谁,我可以帮你约!”

    “既然你没有空,那算了,我自己去就好!”蒋逍摆摆手拒绝了,随后似不经意,又似有意的轻声说道:“从今往后,我的任何应酬,都希望身边只你一个人,不再有别人!”

    晨曦的心,一瞬间,怦怦跳的,好像重重的铁块被人举起又放下的闷响一般……她慌不择路的跑出了蒋逍的办公室,躲在门口不住的喘息!

    蒋逍看着那道紧闭着,阻隔了他和晨曦的门,眸光深邃,也许他是终于想明白了吧,爱一个人,不是无理取闹,而是痴心守候。

    他从前太不成熟,给了晨曦太多伤害,前段时间,纵然他想明白自己不能失去晨曦,可是他那强势占有欲的无理取闹,只会把晨曦越推越远……

    还好,在真的将晨曦推离前,他想明白了问题出在哪儿,不是只有沈乘风会守候的,他也会,比谁有耐性嘛,那就比比看好了。

    反正,他很确定,晨曦将来一定会是他蒋逍的太太,这就足够了!

    最起码,一个有实力的敌人,会教他在爱情里如何一步步成长起来,他该感谢沈乘风的出现的!

    --------------------------

    “宝贝儿,你最近胃口很差,是不是身体哪儿不舒服?”天爱发现,晨曦最近每餐饭,吃的都很少,不禁有些担心。

    “妈,我没事!”

    吃过晚餐,晨曦就躲回了房间,躺在她喜欢的,阳台那张躺椅上,看着远处,天爱敲门,好半天没有回应,看房门没锁,就推门进来了,走进卧室,就看到女儿的模样。

    她端着甜汤走过去,坐在另一张躺椅上,把甜汤递给女儿,“宝贝儿,有什么难过的事情,不妨跟妈妈说说,妈妈不能保证一定帮得上你,但至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是不是?”

    晨曦转过头,看着妈妈温柔的神色,缓缓的点点头,开口,把这些日子困扰她的事情都说给妈妈听。

    天爱安静的听完,抬手过去,握住女儿的小手,“宝贝儿,也许你不知道,妈妈在认识你爸爸之前,一直深爱一个人,我爱他爱到卑微进尘土,却一直没能得到他半分的回应。”

    晨曦愣住,她觉得很诧异,这些年,从她懂事开始,看着爸妈恩爱的画面,她一直都以为,他们是一见钟情,然后自然而然在一起,经过了这么多年的……

    天爱好像看出女儿在想什么,幽幽笑了笑,“那个人,就是你舅舅当初派给你舅妈的保镖,你忠义叔,你小的时候他还抱过你,不过你可能对他已经没什么印象了。妈妈当时是那么喜欢他,可是他明明知道,却装作视而不见,后来妈妈认识了你爸爸,甚至荒唐到接受你爸爸的建议,假装和他在一起,看能否激起忠义的反应……”

    晨曦越来越吃惊,倒不是因为原来老爸和老妈之间也发生过这么多事,而是老爸和老妈之间发生的事,为什么跟现在她、乘风和蒋逍之间发生的事这么像呢?

    “到了最后,我还是没能跟忠义在一起,反而爱上了你爸爸,在一起了这么多年……宝贝儿,妈妈告诉你这些,其实就是想说,不管你做的是什么选择,一定要遵从自己的心,爱情是不分对错的,你不爱,那不是罪过或者错误,那只是遗憾,你不爱沈乘风,如果努力过仍然是无法爱上,就不要再继续耽误彼此下去,你要相信,沈乘风将来一定会遇到比你更好的女孩子;至于蒋逍,如果你觉得,他值得你去爱,不妨再爱一次,人生在世,谁还不荒唐个一两次,纵容自己一两次呢,是不是?”

    天爱的话,有没有让晨曦豁然开朗,她不知道,但是她相信,女儿一定会做出最恰当的选择,收获最美好的爱情。

    ------------------------------------

    “乘风,对不起!”晨曦经过了几天的思考,终于鼓足勇气,找沈乘风出来,当面和他说清楚,像妈妈说的那样,不再继续耽误彼此下去。

    其实,只是看着晨曦那凝重的面庞,沈乘风已经能够料想到,晨曦将会说什么,但是他还是笑着用平和的语气问:“怎么了?好端端的说什么对不起?”

    “乘风,我很抱歉,我努力过,也试过,却还是无法爱上你,请原谅我耽误你这么久的时间,对不起,我想我们分开吧,真的对不起!”

    晨曦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能对沈乘风说出这一番绝情的话,说完之后,她就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沈乘风。

    她怕,被他忧伤的眼神,伤到!

    沈乘风的眼中,真的闪过忧伤,但是他很快的隐藏了下去,轻笑一声,“晨曦,不需要说那么多对不起,你努力过还是没能爱上我,只能说,是我的魅力还不足以打动你,是我的努力还是不够,与你无关!”

    “不,不是的!”晨曦觉得喉咙有点堵,有些哽咽,她忙不迭的摇头,“乘风,你很好,你很有魅力,只是我还是爱着蒋逍,所以……我想再试一试,和他在一起,否则,我不会死心的!”

    沈乘风点点头,虽然心疼的要死,有点好像裂开的感觉,汩汩淌血的感觉,可是晨曦已经说的这般直白,他再纠缠,是不是就该招惹她厌烦了?是到了他该豁达说祝福的时候了吗?

    可是,说出祝福来,他的心会不会连跳都不会跳了?

    晨曦正好有电话进来,她看了一眼,竟然是蒋逍,就在她想要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的电话就进来了,她可以理解为,这是上天都不想他们错过吗?

    “晨曦,你在哪里?”蒋逍早上进公司,没有看到晨曦,隐忍了一会儿,终于按捺不住,打电话过去。

    “蒋逍,我想问你,你是真的爱我吗?是真的决定,以后都和我在一起,只我一个女人吗?”

    “晨曦,你问我,我自然会回答,是的,我爱你,可是口说无凭,我想用我的实际行动让你知道,我是真的爱你,是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让你做我的蒋太太!”

    晨曦听着,忽然就感觉,泪腺有点痒,想哭似的,“那好,我现在回去,你可不可以在楼下等我,我们这就去领证,我们结婚,在一起好不好?”

    “晨曦,你说真的?”

    “是,我说真的!”

    “好,晨曦,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这就去楼下等你,我们去领证,我们在一起!”电话另一端,蒋逍的声音,竟然有些发颤。

    挂了电话,晨曦正想回去公司找蒋逍,才发现,乘风还没有走,还留在原地,她为难的看着乘风,想到她刚刚在电话里和蒋逍说的那些话,忽然不知道,能对乘风说什么。

    “晨曦,给我最后一个机会,让我送你回去,送你去找寻你要的幸福?”沈乘风浅浅笑着,淡淡的问。

    晨曦深吸一口气,终究是再舍不得拒绝乘风了,点点头,说,“好!”

    她坐上沈乘风的车,他们一路上默然无语,沈乘风只是平稳的掌着方向盘,真的扮演着一个好司机的角色。

    车子停在公司门口,晨曦解开安全带,对沈乘风很认真的说:“再见!”

    这两个字,包涵了更深的涵义,沈乘风点点头,终于,开口:“晨曦,祝你和他,幸福!”

    晨曦说谢谢,打开车门,下车,目寻蒋逍,却赫然,看到蒋逍和……

    然后,泪水喷涌而出,她瞠圆眼眸,大喝,“蒋逍,你混蛋,我真的是疯了,傻了,白痴,才会说要和你在一起,和你结婚,才回相信,你只想和我在一起的谎话!”

    吼完,她倏地又钻进沈乘风的车子里,全身都不住的颤抖,“乘风,拜托你,开车,开车好不好?”

    沈乘风没有出声,透过车窗看了一眼正追上来的蒋逍,听从了晨曦的话,踩下油门,启动车子,开车离开,车后,是蒋逍的厉吼声,“顾晨曦,你不要走,你听我解释……”

    蒋逍身后不远处的地上,跌坐着一个狼狈的女人,是蒋逍曾经的红颜之一,迪薇!

    沈乘风开车,蒋逍两腿自然追不上,他看到有公司员工的车,立刻把人从驾驶室扯下来,自己钻进去,就紧追而上!

    沈乘风的车里,晨曦沉默的流着泪,她拿出不停的响着的手机,直接干脆的关机,然后攥着手机,泪流的更甚。

    在一个路口等信号灯,沈乘风抽了面纸递给晨曦,“擦擦眼泪,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晨曦接过面纸,哽咽着道:“让你看笑话了,我到这会儿才发现,自己真是特别天真,特别傻!”

    沈乘风真的很想自私一次,再在蒋逍的头上浇一盆脏水,但是他不是那种令人不齿大的小人。

    “晨曦,蒋逍的车就在后面,要不要我停在路边,你听他解释一下,也许是误会?”

    “误会?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吧!”晨曦愤愤的眨着哭的通红的眼睛,她怎么能去相信一个习惯了在众多女人之间流连的男人能够洗心革面呢?

    沈乘风也不多劝,基本上这种时候,晨曦应该是什么都听不进去的,他在下一个路口陡然拐弯,把蒋逍开的车直直甩的不见了踪影,“那,需要我送你去哪里?”

    晨曦攥了攥肩上的包,早上,她就想好了,豁出去一次,所以她直接带好了各种证件,想要和蒋逍去注册领证,却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斯地步……

    “乘风,麻烦你送我去机场吧,我想出去散散心,不想留在这儿,留在这儿他一定会找来,想各种借口,掩盖和解释他做的丑事!”

    沈乘风点点头,开车送晨曦去了机场。

    而几个路口开外,发生了一场车祸……据现场目击者说,车祸肇事者是想要追什么人,结果和另一辆车别在了一起……现在伤者都已经送往医院。

    ----------------------------

    马尔代夫,蔚蓝的海天一色,晨曦坐在岸边,小脚在微凉的海水里摇晃,心事重重。

    她的手机已经关机很多天,除了登机那天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说一声之外,她的手机再没有打开过。

    她是想来这里度假,想来这里散心的,可是真的到了这里,纵然这里的景色让她惊叹,可是置身在这里,仍然没办法开怀。

    沈乘风沿着岸边走过来,在晨曦的身边坐下,“晨曦,还不打算回去吗?”

    晨曦低垂着头,默然不语。

    “我刚听到消息说,蒋逍住院了!”

    晨曦倏的扭过头去,“什么?住院了?为什么,他生了什么病?”

    沈乘风看到晨曦紧张的样子,忍不住无奈的摇摇头,“既然这么关心他,还不回去吗?”

    “谁说我关系他,我才不想知道他为什么住院,生了什么病,再说他身边女人那么多,哪里需要我……”

    “真的是这样么?”沈乘风低笑,“据说,蒋逍是追车那天,别了别人的车,发生了车祸!”

    晨曦倏然瞠大眼睛,她很想知道,蒋逍现在怎么样了,那车祸严重吗?可是她刚刚才说,她一点都不关心蒋逍,那么他的死活她就不该关心的。

    沈乘风抬手,像个大哥哥一样,拍了拍晨曦的发顶,“车祸不严重,只是他的一条腿骨折了,需要在医院休养,而且我还听说,那天你看到的画面,的确只是误会,不过具体怎么发生的误会,还是让蒋逍自己给你解释清楚,嗯?”

    “我不想听他解释,我也不想回去,不想见到他……”晨曦闷闷的瓮声说。

    沈乘风从晨曦身边站起来,“那不太可能了,因为他人已经来了!”

    “什么?”晨曦陡然转头,才发现,蒋逍竟然真的站在她的几步开外。

    她从岸边跳起来就想跑,蒋逍像只螃蟹一样,一条腿打着石膏,只能横着跑,他一边滑稽的想拦住晨曦,一边可怜巴巴的喊道:“老婆,对不起,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都这样了,你就听我说三句话,就三句话!”

    晨曦站定,愤愤的瞪着蒋逍,小脸绷紧成一团。

    蒋逍看晨曦不跑了,将将松了口气,“晨曦,对不起!”

    晨曦白了蒋逍一眼,“你以为做错了,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了?那杀了人说一句对不起,人就能活过来?”

    蒋逍被堵的特别无奈,他摇摇头,“晨曦,那天我真的不知道,迪薇怎么会过来,我和那些女人早就划清界限,是她硬黏上来,我正好甩开她的时候被你看见,事情真的不像你想的那样,难道我蒋逍会是那种管不住自己的人吗?”

    晨曦微微偏开小脸,“你怎么说都行,反正都不是你的错……”

    “晨曦,只要你相信我,让我怎么证明都好,要不我跳进海里,证明我的清白?”蒋逍说着,一拐一拐的往海边走去。

    “蒋逍,你给我站住,你是不是疯了!”晨曦看蒋逍似乎真的要跳进海里,连忙喝阻他的白痴行径,他的腿还打着石膏,是真的想在海里溺死吗?

    沈乘风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个人,这时,他走过来,拉着晨曦,带到蒋逍的面前,把晨曦的手放进蒋逍的手中,笑了笑,很无奈的道:“你这个未婚妻,真的很厉害,明明说多讨厌你,多恨你,却能和我说的每一句话,不管什么内容, 都能拐到你的身上去……

    我问她晚餐要吃什么,她会提到你,我问她几点睡,她也会提到你,所以,你们两个别再摧残我了,别再闹这种无聊的别扭了,好不好?蒋逍,痛快点把人带走,你们两个别扭的人别再破坏这蜜月圣地的甜蜜了,嗯?”

    “乘风,我没有……”晨曦被沈乘风说的,小脸倏的染上通红,然后瞪着蒋逍,“我才没有什么都提到你,没有没有没有!”

    沈乘风看着打情骂俏的两个人,勾着嘴角,摆了摆手,“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吧,我再不回去,公司就要破产了……”

    看着沈乘风离开的背影,蒋逍对着他大喊,“沈乘风,我蒋逍这辈子很荣幸,遇上你这个情敌,下辈子有机会,我们还要在抢同一个女人,下辈子,少爷我让你一码!”

    沈乘风顿住脚步,却没有回头,只回了一句,“蒋少爷,你觉得我需要你让一码吗?”

    移回眸光,蒋逍两手箍住晨曦的肩膀,“老婆,你跑了这么多天了,该回去了吧!”

    “我不回去,我是来这里度假的!”

    “可是,我们的证还没领,就来度蜜月,好像顺序不太对!要不然,我们先在这儿注册了,把蜜月度了,回去再补上婚礼?”

    晨曦的心头一跳,小嘴却很硬,“谁说要跟你领证了,谁说要跟你度蜜月了?我是来这里,自己度假的!”

    “我的蒋太太,以后,不管再有什么误会,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不准抬腿就跑了,你都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万一我找不到你,我该怎么办?”

    晨曦凝眸看着蒋逍,不出声。

    “答应我,好不好?蒋太太?”

    “谁是你的蒋太太啊……”晨曦的声音已经软软的,没了半点力度。

    蒋逍倏的吻上晨曦的唇,脸颊,鼻翼,眼角,一下一下,逗弄着她,“顾晨曦是我的蒋太太,顾晨曦是蒋逍的老婆!这辈子,顾晨曦再也跑不出蒋逍的手心了……”

    “你疯了,叫那么大声!”晨曦羞的要命,连忙想阻止蒋逍。

    “我就是要全世界都知道,蒋逍的老婆是顾晨曦!”蒋逍兴奋的一把抱起晨曦的小身子,“老婆,既然都来了这蜜月圣地,我们浪费了好像不太好,不如先造人,嗯?”

    “蒋逍,你别闹了,你腿上还打着石膏,快放我下来……”

    “老婆,你这是小看你未来老公的实力,我就算两腿都打着石膏,也一样好使!”全剧终

    ---------------------------------

    亲爱的们,终于全文完结了,很感谢你们陪安凝走到现在,太煽情的话,安凝也不会说,千言万语化作努力给大家奉献更好看的文吧!那么,我们新文见吧,腹黑首席,惹不起!已经开坑一段时间咯,依旧是*文,感兴趣的亲吧!这个文简介旁的其他作品里可以找到,也可以直接在言吧首页的搜索里去搜,爱你们,再见!╭(╯3╰)╮(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