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霸少小逃妻

《霸少小逃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236你想多了,我不为你来6

(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夏末正准备休息,却不想门被人突然推开,当即吓得伫立在那儿,有些小小的不知所措,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如韩长风所言,她在这里这两天一直很安宁,除了被囚禁了自由,并没有人来为难她。

    韩长风每天都会来看她,每次都是面善容慈,让人感觉不到恶意。

    本以为推门的是韩长风,却不想是个女人,一个认识她她却不认识的女人。

    莫名的,一看到韩书香,夏末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焦虑和不安。

    这个女人气质阴冷,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冽。

    然后,夏末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厉引岩。

    这个女人看起来,和厉引岩是一类人,她们身上都有一种宛如刀锋的凌厉气质,让人望而生畏。

    “你是谁?”夏末戒备的看着韩书香,胆怯的问。

    韩书香没有回答夏末的话,只是咬牙切齿的面容有些扭曲,愈加彰显了她的寒冷,似乎要将视线所及的一切都给冻结才会甘心。

    她没有想到,韩长风关着的人是夏末。

    那个冷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的妻子。

    她油然还记得上次厉引岩围困她们那日的场景。

    她以前不认得厉引岩,可是她知道厉引岩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有仇必报,而且还是加倍奉还的主。

    可就是偏偏这样狠戾的一个男人,在她伤了他后,并没有要她付出代价。

    那个让人过目不忘的男人,慵懒高傲,从骨子里散发着狠绝,而她偏偏对那个男人一瞥惊鸿,难以忘怀。

    韩书香向来冷傲,眼高于顶,从来不认为这个世界上会有配得上她的男人,直到厉引岩的出现。

    于是,她开始疯狂的收集关于厉引岩的一切资料。

    就是那么奇怪,她想要了解他的一切,一切。

    想着她已经了解到了那些,韩书香目光尖锐得更加明显起来。

    凭什么?

    那么优秀高傲的一个男人,要让眼前这个柔弱不堪一击的女人成为挡住他的绊脚石?

    厉引岩笑傲世界,而夏末不过一平凡女子,没有一技之长,她如何配得上宛如凤凰一般风华万千的厉引岩?

    所以,韩书香没来由的仇视夏末。

    哪怕她也知道夏末和厉引岩即将离婚,可是她还是嫉妒夏末曾经拥有过那么优秀的厉引岩。

    疯狂的嫉妒着。

    夏末意识到了韩书香眼里的疯狂嫉妒,似要刺穿她的身体,以至于她开始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小脸上一阵惨白:“你……你要做什么?”

    她感觉得到,韩书香的那种目光,宛如藏有十世仇恨,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生吞活剥。

    韩书香想要杀她。

    可是夏末实在记不得,她什么时候得罪过这个女人。

    甚至她都不知道,何时见过韩书香。

    这种突然的仇恨,让她觉得茫然又害怕。

    “怎么,看到我你很害怕?”韩书香轻笑,语气嘲讽至极。

    瞧瞧,这个女人还跟在厉引岩身边那么久,可是她竟然如此懦弱,如此不堪一击,她有什么资格和厉引岩站在一起?

    她不配!

    厉引岩风华绝代,而她夏末,不过一只丑小鸭,就算她是夏家千金,可她和厉引岩相比,还是一只丑小鸭,即便是飞上了枝头,也变不了凤凰。

    夏末狠狠地吞咽了一下,企图让自己镇定下来,却发现,根本就镇定不了,只能胆怯的看向韩书香,目光里的恐惧渐渐放大。

    突然,韩书香想到了一个惩罚这只丑小鸭的好办法,嘴角顿时挂出一抹阴冷嗜血的笑容:“夏小姐,我带你去玩一个游戏,你看如何?”

    她的笑容,夏末再一次想到了厉引岩,冷冽得刺骨穿肠,让人不自觉的背脊生寒。

    “我,我不认识你。”夏末试图躲闪,却被韩书香一下子抓住了手腕,她怎么也挣脱不掉,反而觉得手腕都要被她捏断了。

    韩书香拉着夏末就往外走,并且恶毒的说:“不用紧张,只是一个游戏而已,或许你会喜欢的。”

    夏末想要喊救命,韩书香似乎看出了她的意图,冷冷的出声告诫:“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最好是别给我乱喊,否则我现在就让你后悔!”

    韩书香的威胁很管用,夏末被迫跟着走,却不敢再说什么。

    韩书香倒是在心里好奇极了,韩长风留着夏末做什么?

    不管了,她才不管韩长风的告诫,她现在只想让这个女人消失,永远的消失,并且用最不堪的方式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在她看来,夏末的存在,只能是厉引岩的耻辱。

    这种疯狂嫉妒,把韩书香理智啃噬得丝毫不剩。

    门口守着的男人欲要拦下韩书香,韩书香却先一步出声:“退下去!”

    男人张嘴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就退了下去。

    这里几乎每个人都知道韩长风有多宠韩书香,不管韩书香做了什么事情,韩长风都从来不忍心责备一句。

    那是父女连心的亲情使然,所以韩书香做什么,帮上帮下都会默默允许。

    哪怕此刻她带走了韩长风长告诫短告诫要守好的夏末。

    夏末不知道被韩书香拽着走了多远的距离,直到韩书香粗暴的踢开一扇门,在她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将她推了进去。

    “啊……”

    夏末控制不住的惊叫一声,险些绊倒。

    砰!

    韩书香狠狠地关上门,“啪”的一声响,灯光昏暗的屋子顿时亮堂了起来。

    夏末惊慌之间,看到了屋里有几个人靠在窗边,不知道在做什么?

    几个人见到韩书香,都很恭敬的喊了一声:“小姐。”

    韩书香走过去,拖过一张椅子,以一种十分高傲的姿势坐下,指了指夏末,冷笑着问:“你们认识这个女人吗?”

    几个男人看了一眼胆怯的夏末,均摇头:“我们不认识。”

    “不认识那就好。”韩书香眼底蔓延出恶毒的笑容,仿佛一只吸血的虫子,会把夏末身体里的血液都给吸干净。

    夏末心底爬满了毛虫,恐惧从脚底蔓延,占据了血液骨髓。

    正当夏末恐惧之时,韩书香那宛如地底恶魔的声音突然传来:“现在,这个女人我就赏给你们了,你们慢慢享用吧。”

    只要他们不认识这是厉引岩的女人,那就没事,就怕他们认识夏末,到时候不敢下手呢。

    夏末本就恐惧,一听她这话,当即吓得眼睛瞪圆,惊恐得宛如死神降临一般。

    “不……不……”夏末吓坏了,连连后退,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

    跑!

    她要逃离这里,她就是宁愿死掉,也不要受这般侮辱。

    可是她才转身,还没有跑到门的位置,便被抓了回去,被其中一个男人狠狠地扔在了地上,几个男人不顾夏末的惨叫就当着韩书香的面去撕扯夏末身上的衣服。

    夏末六神无主,吓得眼泪横飞,却阻止不了这样的局势,她连逃跑的余地都没有。

    “求求你们放过我……求你们了……”

    夏末挣扎着,哭喊着,可是没有人去听她的声音。

    韩书香唇角恶毒的扬起,这个女人玷污了那个遗世清高的男人,就该受到惩罚。

    “记得清理干净,我不希望她见到明天的日出。”韩书香起身,冰冷的话听起来就像是选读死神的判决书,然后不再停留,朝着出口的方向走去。

    撕拉……

    挣扎之间,夏末手臂上的衣服被撕破,整个左臂都露了出来。

    本来手已经扶上门把的韩书香不经意的一回头,脸上还挂着绝冷的笑容。

    却不想,就是这么一回头,视线猛地定格在了某处。

    夏末的左后肩那里,那个形状如心的胎记,胎记中间,一颗粉红魅力的朱砂痣。

    一瞬间,韩书香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想也没想便脱口而出:“慢着!”

    准备尽兴的几个男人一听韩书香的厉吼,都停下了动作,不解的转头看过来:“小姐?”

    借着这个机会,夏末得以逃脱,她整个人都躲在了一个古式的木桌底下,抱着自己的双臂,瑟瑟发抖,头低着,恐惧的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韩书香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仿佛冰霜冻结,收回了放在门把上手,不理会几个男人惊疑的目光,回身朝着夏末的方向走过去。

    刚才她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夏末左后肩的那个胎记。

    形状如心,中间一颗朱砂痣,那么明显,她不可能看错。

    因为在她的左后肩,有着一颗同样的胎记,一模一样,不差分毫。

    这是什么情况?

    突然联想到韩长风对夏末很客气,让人好吃好喝招待着,还告诉她不要对夏末做什么,莫非……

    不可能,韩书香一想到自己刚才想到的那种可能,狠狠地在心里摇头,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她还有个姐姐,或者妹妹。

    一定不是她所想的那样!

    可是这天下间为什么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她不信,她不信……

    韩书香在桌子面前蹲下,看在躲在桌子底下蜷缩成团不断发抖的夏末,好半天才冷然出声,问道:“夏末,你……”

    嘭!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门便被人猛力的撞开,然后便是韩长风上气不接下气的出现在门口。

    见到了屋里的情况,韩长风脸色大变,几步冲到里面,伸手将韩书相用力的拉起来,同时大声的说道:“阿香别伤害她,她是你的亲妹妹!”(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