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总裁狂野,强宠小女人

《总裁狂野,强宠小女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最美遇见你017最美遇见你最终章

(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一秒记住天天中文,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无弹窗小说网(www.360118.com)

    乔煜抽出警枪——

    “放下枪吧,乔大神,不然等着你的只有施容冷冰冰的尸体了。”

    乔煜的神情略显不淡定,不,是相当的不淡定!

    她才刚刚怀孕啊!

    “档案袋里还有部手机,手机里有一个号码,是法制日报的主编,我现在要求你亲自打电话给他,将你手上拿着的东西一字一句念给他听。”

    乔煜的目光紧紧盯着被悬在空中,全身**的施容,此刻的她用落汤鸡形容都不足以。

    “如果我让人把绳子彻底剪断,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乔煜看着那个巨大的水缸,高约两米,都快比的上一个小型水池了!施容如果就这样以昏迷的状态被丢进去,他要怎么救才行?

    她会死的……

    死……

    当这个字出现在乔煜的脑中时,刹那间,警铃大响,他开始慌张……当年,施容的母亲也是这样,带着怀孕的身体,被人绑架作为威胁品,最后……死了……

    这是征兆么?

    乔煜顿时整颗心都提了起来,他不能,不能让二十年曾经发生在施容母亲身上的惨剧再发生在施容的身上。

    如果施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光是想到,就已经不能呼吸了!

    “沈秀,你别忘了朱雪还在我手上!”

    “砰”的一声响起,沈秀不知何时已经掏出了手枪,直直的指着站在乔煜身边的朱雪,一枪直击朱雪的肩头。

    “啊……”朱雪痛的什么话都说不出,她的眼眶里全是眼泪,原本想喊出口的救命,在此刻全化为自己默默的哽咽。

    “……”乔煜不可置信的看着沈秀。

    “乔大神,朱雪虽然是我的女人,但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个用的比较顺手的棋子罢了!没了她,我还可以有别人,所以用朱雪威胁我没有意义,但是相反的,这个女人,在你心里,是块宝吧?”

    “想要她的命,你就只能放弃你现在所有的一切,然后你可以带着施容离开a市,保证永远不再出现就可以了。”

    时间一秒一秒滴答滴答的走着,乔煜的眉头皱到了一起,他看着施容,心都在滴血,一滴一滴,渗的他全身上下的神经都在抽搐。

    “沈秀,你可真的是……”

    “想说我狠是不是?乔煜,这年头,不狠是什么都做不成的,就像施容,她不狠心的话,能活到今天么?”

    “你这个电话打完,我立刻放了施容。”沈秀说道。

    乔煜看向沈秀,“即便我现在不打这个电话,你也有能让我身败名裂的方法不是吗?”

    这个男人,至少留了两手。

    沈秀点了点头,“是。但是我比较想看着你为了个女人不得已放弃自己前途时的表情。”

    乔煜轻扯嘴角,拿起手机就拨下了号码,没有半丝犹豫。

    沈秀眯着眼睛,看着乔煜慢慢的念着自己手上的文件,和电话对面的“主编”说话。

    他完了。

    乔煜挂掉电话,“现在可以了么?明天的法制日报头条应该就是乔煜局长下马的消息吧……”

    “是!”

    “放了施容。”

    “为了一个女人,你简直愚蠢之极。”

    “愚蠢的人是你,沈秀。”乔煜静默的看着他,“我拥有的东西,是你这辈子都只能妄想的。”

    “……”沈秀冷眼看着乔煜,而后轻哼一声,“那你就自己想办法将施容救下来。”

    乔煜抿着唇,看着这个出尔反尔的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而是径自奔向施容的方向,身子向上一跃便抓住水缸的边缘,再紧接着,就爬到水缸边缘,站在缸边上,自己的身子都站不稳,更别说去救施容了。

    就在这时,沈秀轻笑出声,“乔煜,永别了。”

    “……”

    “这个仓库早就已经被我安装了炸弹,只要我轻轻按下开关,这里就会在瞬间被炸成粉碎,你,施容,都会死。”

    原来这才是沈秀的终极手段,粗暴却很管用,将所有的证据都毁灭!而他带着乔煜刚才的那通电话录音给他个畏罪自杀的人生终点。

    就在这时,一直昏迷的施容睁开了眼睛,她的脸色苍白的吓人,被倒挂着,血直往脑门上冲,她看到乔煜站在水缸边缘,皱了皱眉,良久,轻声开口道,“他没有开玩笑……他真的装了炸弹……”

    乔煜本来还觉得沈秀在仓库里装了炸弹的事情有些恐怖,但是见施容醒了过来,他倒反而不觉得什么,伸手拉住她的手。

    “我真的很想知道,向来很厉害的老婆大人,为什么现在会以这样的姿态在我的眼前?”

    施容抿着唇,“阿煜……”

    “别和我说什么让我先走的话,我不会丢下你不管,就算真的有炸弹,就算真的爆炸了,就算真的炸死了我们,我也无所谓。”

    “……”

    “阿容,我会带你回家。”

    施容缓缓闭上眼睛,而后又重新睁开,“傻瓜……”

    “现在还有力气么?”

    施容点了点头。

    乔煜低头看着一直躲在仓库最角落位置控制着绑住施容绳子的人,四目相对,只见绳子突然松动了一下,躲在角落的人显然被乔煜的眼神给呵斥住了。

    沈秀淡淡的瞄了他们一眼,便走出了仓库。

    乔煜没有再管沈秀,他知道沈秀已经活不了了,如果只是他一个人,或许真的拿沈秀没办法,只能被他威胁,受他胁迫,但是他的敌人早已不只是他和施容,而是赤门,而是前风鸢。

    如果只是在他手里,或许他还会想着用手铐来对付,但是换了其他人……那就不是用手铐解决的事情了。

    没过多久,黑着脸的施离便走了进来,他手上拿着个大锤头,走到水缸边,对乔煜喊道,“你先下来!”

    乔煜握着施容的手,“我先下去,让爸把缸砸了,我再救你。”

    “恩。”施容点头。

    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大水缸被砸破,一整水缸的水冲了出来。

    施离举起手枪就对准绑住施容的绳子,“砰”的一声,便打断了绳子,施容落了下来,乔煜稳稳的接住她,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忙走到干燥的地方,脱下自己身上的西装,套在施容的身上,将她打横抱起,就往外面的跑车奔去。

    施离紧紧抿着唇,跟在乔煜后面,坐进车子,开着车子往医院开去。

    一路人,乔煜都在揉搓着施容的身体。

    “别担心……”

    乔煜抿着唇,吻了又吻她的脸颊,“别说话……很快就到医院。”

    “我没受伤……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不放心,我们做个全面检查……尤其是……”

    乔煜看着施容紧紧捂着自己平坦小腹的双手,脸色更为凝重起来。

    “放心……”施容看着他,浅声安抚道。

    乔煜微微勾起唇角,顺着她的头发,“我放心,去了医院,我就能放一百二十个心了……”

    施容往他怀里蹭了蹭,瘦弱的身体还在打着寒战。

    乔煜又搂紧了她一分。

    施离开着车子,然而脸色却越来越吓人,一直到医院,一直到施容做完了检查,一直到施容安静的躺在病床上,轻轻笑着。

    “我就说没事吧……”

    “你是铁打的么?”当医生说施容的身体一切正常,包括肚子里尚未成型的孩子时,他都惊呆了,他不敢想象被那样扔进水里,她竟然只是打了几个喷嚏……

    施容拉过他的手覆在自己平坦的腹部,“它才是铁打的。”

    乔煜笑了,坐在床边,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告诉我,你是怎么被沈秀抓住的……”

    “他让人在公寓里吹了迷香,我晕倒后,剩下的就不知道了。”施容轻叹一口气,“看来,这次我是真的拖了后腿。”

    乔煜闭了闭眼,“是我不好,我应该派人保护你才是。”

    “阿煜……和你没有关系……”

    一直站在旁边的施离,见施容已无大碍,这才终于开了口,不仅是开口,还是暴躁加愤怒的开口,“乔煜!说要按照计划行事的人,最后做了些什么?”

    乔煜看向施离,眉头微微蹙起。

    “已经被沈秀抓了那么多把柄,最后,你还要亲自送上一个,你可真是大方!”施离指的是乔煜听从沈秀的话,打电话给法制日报主编,承认了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罪名的事情。

    “爸,对不起。”

    “对不起?”

    “我看到阿容,慌了阵脚。”

    “阿容只不过是稍微吃一点苦头,你现在这么做——”

    “她吃一点苦头,我都不舍得。”乔煜认真的看着施容,是,他可以继续和沈秀周旋下去,让沈秀从精神上到身体上都慢慢崩溃,但是他没有那么做,而是受了沈秀的胁迫,又在自己的身上狠狠绑上了个定时炸弹!

    施离静默的看着乔煜,没好气道,“愚蠢就说愚蠢,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乔煜点了点头,“也确实是我太笨,想不到更好的法子救阿容。”

    施容抬起头定定的看着他,她心想,虽说沈秀不是什么难解决的角色,今天的较量也算不上什么生死之斗,但她想,不管怎样,她和乔煜也算是生死与共过了。

    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带着些乌龙,带着些运气不佳,甚至是带着些狗血,他们也都算是经历了一场。

    施离并不是真心要怪乔煜的意思,说实话,也单纯的只是为了试探一下乔煜的真实想法,听到他的答案,他觉得很安心,自己安心,也为女儿安心。

    他想,今天,乔煜可以为了施容放弃自己的名利,明天,他同样可以为了施容放弃自己的生命。

    乔煜,是真的爱施容。

    他信了。

    “竟会捅一些篓子!”施离还在心口不一的碎碎念,“你留在这里好好陪着容儿,我去把那个什么主编找出来!”

    “不用了,爸。”

    “……”施离的脚步顿住,看向坐在床头的乔煜。

    乔煜温柔的看着施容,淡淡道,“我已经想好了,不再做警察局局长,名声究竟怎样,我已经无所谓了。”

    施离的眉头这下是真的皱了起来,“你不再做警察局局长了?”

    “恩,不做了,这样的话,就不会再有任何人拿阿容说事,也再也没有人能够威胁到阿容什么。”

    施容看着双眸深情的乔煜,眼眶里眼泪在打着转,“傻……真傻……”

    乔煜依旧只是抚着施容,她不会明白他此刻的心有余悸。

    对现在的乔煜而言,施容被突然从空中扔下来,被丢进水缸,这样的情景已经在他的脑海中重复放映了不下百遍,每放映一遍,他的心就痛一次,每放一遍,他就反省自己一次。

    施离仿佛就是他的一面镜子,在时时刻刻的告诉他,无论何时何地,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不然,代价就是寂寞一生。

    他已经习惯了有施容的日子,已经习惯了叫施容一声老婆的日子,已经习惯了和施容一起三天两头构想美好未来的日子,如果有一天,让他失去了施容,他会生不如死,会心痛欲绝,应该会成为第二个施离吧。

    什么即便一个人也要好好活着,也要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种他一开始在心里设想的答案,纯粹扯淡!

    不做警察局局长,他想对他,对施容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他想带着施容离开a市,去别的城市生活,想要从事一分普普通通的工作,养着妻儿,没有人会在意施容的身份,也没有人会在意他的身份,更没有人会眼红他们俩在一起。

    施容伸手紧紧搂着乔煜的腰,现在她是彻底相信了,她拖这个男人三年多拖对了!她欲擒故纵了三年多也擒纵对了!她嫁给这个男人嫁对了。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将自己心中所想的爱语表达出来,乔煜就突然被人拉下来床,直接扔到了一旁的沙发上。

    施离狠狠的瞪着乔煜,“你在逗我呢吧!”

    “……”乔煜对上施离凶狠的目光,他从未见过这般带着杀意的施离,有些hold不住。

    “你不继续做局长,你要做什么?”

    “爸,我想找一份普通的工作……”

    “普通?普通,你这辈子还能换的起大房子么!”施离简直就是怒了,“换得了大沙发么!”

    “……”

    “不仅要继续做警察局局长,你还要往上爬!我施离的女婿如果只是普普通通,庸庸碌碌的过一辈子,我让女儿嫁给你?我疯了不成!”

    乔煜咽了咽口水,看着男的认真不已的施离,“爸……”

    “不想让施容受到伤害,就让你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别一天到晚只想着用手铐铐上别人!就是因为你单纯的想着用手铐来铐住沈秀,只想着用法律的手段!才会让施容受伤!你才会对沈秀束手无策!”

    “……”乔煜被施离骂的狗血喷头,但话语间,却全是事实,全是将乔煜看透了的结果。

    “所以变聪明点,是你保护施容的最好方法!不继续做局长,不继续往上爬,你想让我施家的子孙后代,都和你一样胸无大志?”

    施容只是静默的听着,她不打算帮着乔煜说什么,也没有赞同施离的话,她只是想听乔煜的决定,她相信,他会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和最好的选择。

    果然,没过一会儿,乔煜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他抬起头看向施离,“爸,我知道错了……”

    “哼!”

    “我不会逃避了。我会更加努力。”乔煜说道,“比以前的努力更努力,比更努力还要努力!”

    施离睨了他一眼,“但愿我解决完你的烂摊子之后,你不会又改变主意!”

    “绝对不会,爸。我发誓!”乔煜这会儿是下定了决心。

    施离慢慢走出病房,不再说什么,他相信乔煜不是个甘于平庸的男人!也相信他会是个对施容一心一意,愿意爱护珍惜施容的男人!

    这就够了。

    今天,他所做的事情,所说的话,都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两点。

    至于沈秀,自然是已经交给了夏梓修,沈秀的那些个招数也就能唬住天天嘴边挂着法律的乔煜!

    所以施离才说,他更喜欢夏梓修就是这个道理!关键时刻,哪有什么正义邪恶!只有不择手段将对方踩死的人才是胜者!

    施容重新靠在乔煜怀里,缓缓闭上眼睛,“你只要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乔煜点头,“我知道。”

    “反正我和孩子,这辈子是跟定了你了。”十六岁的时候,她遇到的男人叫夏梓修,她原以为,那是最美的遇见,是最纯真的爱情,但是二十六岁那年,她遇上了乔煜,一个真正将她当成女人来看,真正当成珍宝捧在手心的男人,这才知道,最美的遇见不一定是属于来的最早的,而是属于来的最为恰当的,最纯真的爱情不是懵懵懂懂的一见钟情,而是岁岁年年的相濡以沫。

    “阿容,你放心,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发生第二次!”

    “未来的事情我们都说不定,只要我们尽力就好,什么正义邪恶,大是大非,只要我们坚定自己的信念就好。”

    坚定他们的爱情,坚定守护他们的家庭,坚定做最有价值的自己。

    “好,听你的。”

    “这辈子都要听我的。”施容闭上眼睛,静静说道。

    乔煜低头吻了又吻柔软的小嘴,连声应道。

    妻管严,他不怕,他唯一怕的是,无妻管严。

    从今往后,他都会一直紧握她的手,珍惜她,爱护她,守护她,走到他们子孙满堂,走到他们人生的终点。

    .................言情小说吧首发..............

    亲们,《索欢》到此,正文和番外都已经结束了,虽然很舍不得,但还是结束鸟!不长也不短滴三个故事,谢谢亲们的陪伴和鼓励。你们的支持是君君写下去的动力,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君君唯一能说的除了感谢还是感谢!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哈哈!君君爱你们!希望我们下个故事还能再见!

    在此,今天是新春佳节,祝亲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合家安康!然后……红包拿来!!(嘎嘎~)

    最后,继续推荐君君滴新文《豪门新欢,总裁敢做敢爱》。

    简介: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题记

    她被扔出家门的那一天,被他捡了回来。

    “佣人的事情,我不会做。”她固执的瞪他。

    他抽过皮带狠狠缚住她的双手,撕开衣襟,“那就做女人都会做的事情!”

    ————

    一年前,他一句话咒死了她的赛车手未婚夫,自己也不幸遇上车祸断了双腿。

    一年后,为找到亲生父母,她需要他这个强大后台,便用一组轰动全城的暧昧照,绑住了他的婚姻。

    她承诺,他依旧可以爱他所爱,做他想做,他的一切私生活,她都不会干预,两年时间,无论她的初衷有没有达成,她都会签下离婚协议,净身出户。

    ————

    重新站起来的那天,他抱着满头鲜血的挚爱,失声痛哭。

    手术室门口,他掐住她的脖子,冲血的黑眸紧紧盯住一脸无辜茫然的她,冰冷道,“她要出事,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发誓!”

    那一刻,她心如死灰,将刚刚升起来的那一点点心动湮灭殆尽。

    ————

    生不如死的滋味,她尝了。

    那天,他推开紧闭了一整天的房门,黑暗的屋子角落,她喃着死去未婚夫的名字,哭得撕心裂肺……

    他心下钝痛陡然传来,猝不及防。

    欢迎收藏!推荐!收藏推荐有肉肉吃!(更新快、无弹窗广告阅读就到天天中文www.360118.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