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天国的水晶宫

《天国的水晶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千五百二十六章 都是林歌的锅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总之啊,在认识艾丝蒂尔皇后之前,甚至在盖伊乌斯皇帝都还不是皇太子的时候,那位梅莉嘉女伯爵就已经和盖伊乌斯相识了。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说不定会觉得你的祖母才是第三者插足呢。”

    后来,盖伊乌斯的伯祖父阿特拉三世驾崩的时候,膝下没有子嗣,由他的父亲伊萨尔继承了皇位。那个时候,盖伊乌斯自己也已经年满二十岁了,父亲伊萨尔是一个平庸的人,身体也不算强壮,只不过是性情宽厚温和。对于当时的奥克兰诸侯们来说,一个坐在青曜王座上的吉祥物,当然这样才是最好的人选咯。只不过,他们没有想过的是,犬父偏偏就能生下一个虎子。

    不过,这也并不能怪奥克兰诸侯们。年轻时候的盖伊乌斯,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家伙,总是出入下等的酒馆,和一大群佣兵冒险者们谈笑风生。甚至还离开帝都失踪过一段时间,当过好几年时间的冒险者,据说还很是创造了一些史诗级的冒险传说。如果放在日式rpg游戏里妥妥就是主角最次也是男主头号基友的待遇和设定了,但在有正常世界观的贵族们看来,这就完全当得起“轻而无备”,“望之不似人君”的评价了。

    奥克兰诸侯们或许是历史都不及格了,似乎是已经完全忘了他们圣泉皇家的开国皇帝了呢。而且啊,通常来说,这种“轻而无备”,“望之不似人君”的家伙,只要有主角光环让他们越过最开始的艰难险阻,通常都是冲着“盖世圣君自然要天生异象”那个方向去了。

    总而言之,盖伊乌斯当了几年的冒险者,在这个期间结识了很多可靠的小伙伴,其中最重要的,当然便是她未来的皇后,圣光之艾丝蒂尔了。

    “结果就是,青梅竹马的梅莉嘉最终输给了天降系的艾丝蒂尔皇后,于是梅莉嘉女伯爵就嫉妒了?嗯,她是一个孕妇,您不会是想告诉我说,她被盖伊乌斯大帝甩掉的时候两人还打了一次分手炮哎呀……”陆希随即就觉得自己又被狠狠地掐了一下。

    当然,他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卡琳了,不过儿子一声很不满的“咕哇”并且小巴掌拍在自己的脑袋上,这就让陆希不能淡定了。

    “哎呀呀,宝贝,爸爸这是在讨论你曾外公年轻时候的历史遗留问题嘛。就算是真的传出去别人也只会觉得是真大丈夫为本色的风流韵事,不会影响他的赫赫威名的。”陆希道。

    “谢谢哦!但是请你务必还是要考虑一下他的亲人的心情好不好?在我的心目中,祖父和祖母可是这世界上最完美的模范夫妻,堪称爱情的典范呢。”卡琳没好气地道。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另外我真的不觉得打个分手炮会影响他老人家对你祖母的感情哎呀……”

    贝拉特梅娅则继续道:“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小女孩,奥克兰的历史上不也经常出现风流的皇帝吗?尤其是以你们圣泉皇家迪玛希亚家族为首呢。虽然合法的皇后都只能有一位,但被枢密院和诸侯默认视为皇帝陛下的第二或者第三皇后,居于朝堂之上发号施令的女性,不也有好几个吗?像什么贝里华恩侯爵夫人啦,庞莫拉伯爵夫人啊,格林纳德女伯爵之类的呢。就连她们所生的孩子,只要被皇室宫内厅和贵族纹章院所承认,一样被视作是圣泉皇家的合法子嗣,拥有帝位继承权。如果那时候当朝的是一个强势的皇帝,这甚至都不能算是问题呢。这样的例子,在圣泉皇朝的历史上,其实也是发生过的吧?”

    当然发生过,而且还因此出现过帝位继承上的隐患。没有因此而打起内战,这应该已经算是圣泉皇家人品很好的表现了。

    “所以,他们果然打了个分手炮是吗?”

    “你能不能不要说这个词了?在孩子面前到底能不能讲究一点啊?”这一次是疾风表示不满了。感觉她对小艾里的关心比卡琳还多点呢,难不成真的把自己代入道疾风邀月那个角色里去了?

    “好吧,盖伊乌斯大帝,和那位梅莉嘉女伯爵果然进行了一次激情四溢,琴箫和瑟,深入浅出的谈话,最后和平分手了是吧?”

    卡琳觉得这才像一句人话,虽然总觉得哪里不对便是了。

    “我可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分手了。我啊,虽然是一个神秘主义加享乐主义的偷窥狂,但要是人家不是我的信徒,不在做那事的时候默念我的神名,我就算是想看也没那么容易呢。”贝拉特梅娅理所当然地道。

    “……”她刚才是不是说了自己的偷窥狂了?

    “然而,她的确是怀了孩子,而且怀的的确是盖伊乌斯的孩子。”贝拉特美娅笑道。

    陆希忍不住偷偷地看了卡琳一眼,发现对方在挣扎了几秒钟后,随即沉重地叹了口气,带着一丝疲惫和无奈好在,也仅仅只是叹了一口气而已。

    “所以,这也便能解释许多问题了。当初她的外祖父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动了。一个疼爱孙女的老人,做什么都是可以原谅的,不是吗?”

    “外祖父?”陆希微微一怔。

    “……赫拉米斯大公是梅莉嘉女伯爵的外祖父。”卡琳咬牙切齿地道。

    陆希怀疑卡琳也是刚刚才想起来的,因为他也花了将近十秒钟的才想起来这个“赫拉米斯大公”是哪个货。不就是当年霸王大军压境,奥克兰无兵可守,那个忽悠盖伊乌斯大帝启动贝拉特梅娅魔像的二五仔吗?记得他当年还是圣泉皇家的纹章院大臣什么的,照咱天朝的说法,就相当于是宗人令了。话说回来,堂堂神圣奥克兰帝国的“宗人令”居然是噩梦之王的信徒,这种狗血桥段其实是让陆希在背地里狠狠地吐了一下槽的。现在才知道,原来背后的隐情……居然特喵更狗血啊!

    “是的,那个叫赫拉米斯的家伙,真是个天真的老人啊!居然认为,只要铲除了艾丝蒂尔,便能让自己的外孙女坐上皇后的宝座。当然了,到底是因为皇后的外祖父这个身份让她心动,还是为了自己疼爱的外孙女的爱情和幸福,亦或是为了帝国的政治稳定,怕是连他自己都说不出来吧?或者说,应该是各方面都沾了一点。”贝拉特梅娅笑了一下,道:“这和一千多年前,那位被称为紫衣宰相的人所做的,是何其相似呢。无论是凡人,还是神祗,在历史中所学到的只有一点,就是我们总是会犯同样的错误。不是吗?”

    是啊,真不愧是圣泉皇家,那号称被祝福,也被诅咒的血脉啊!然而,所谓的“被诅咒”有一大半是因为狗血得让人想撞脑袋的男女事件以及更加狗血的男男事件,那就实在是尴尬得一逼了。要不是陆希从对方的话里听到了一点点别的意思,他这似乎一定会忍不住想要大大地吐一把槽了吧。

    “也就是说,当年弃誓者害死帕恩一事中,其实都是塞奥多罗的自作主张……克诺乌斯大帝其实是完全不知情的。是这样吗?”陆希突然问道。

    贝拉特梅娅似乎是停顿了一下,接着才道:“哎呀呀,克诺乌斯那小子,年纪轻轻可就是一肚子坏水呢,可不像帕恩,喜怒哀乐都写在了脸上。我最不擅长应付的就是这种类型了,谁知道他骨子里是怎么想的呢。或许他什么都知道,但却任由底下人自行其是。让底下人背锅把自己摆在一个永远正确永远光明的位置上,这其实是一个成功政治人物的必备能力嘛。”

    “也就是说,他确实是不知情的对吧?”陆希用几乎完全肯定的口吻道,然后不等到贝拉特梅娅开口,便又忽然问道:“那个梅莉嘉女伯爵,后来怎么样了呢?”

    陆希当然不是问她的结果如何那位女伯爵阁下既然参加了那次行动,自然也应该是死在幻梦回廊中的牺牲者中的一员。

    “后来?后来你也知道了哦。知道自己的外祖父做出如此恶事的梅莉嘉小姐,自愿加入了抢救盖伊乌斯大帝的队伍中,也进入到了这个幻梦回廊中。”贝拉特梅娅露出了可惜的神情:“然而,让我觉得很遗憾的是,这姑娘明明恨艾丝蒂尔入骨,恨不得把其碎尸万段,但却是一个直性子的孩子呢。在幻梦回廊的战斗中,她明明有无数次机会偷偷弄死艾丝蒂尔,但却都放弃了。到了最后,反而为了救艾丝蒂尔而战死……自然的,腹中怀着的孩子也再也没有出生的机会了。”

    噩梦之王的语气倒是很平淡,但陆希已经一瞬间脑补出了一万字的情感纠葛和内心挣扎戏。要知道,每一个被天降系击败了的青梅竹马,要是都像11区后宫漫那样坦然接受现状才奇怪了呢。按照现实的发展,不提着柴刀上门已经是宽宏大量的表现了。然而,作为一名奥克兰的女骑士,她却依然做出了最像一名骑士的选择。为了弥补外祖父所犯下的错误,她付出了自己的一切。

    虽然从未蒙面,但想到了那位刚烈的女性,陆希却微妙地觉得有点唏嘘。另外,她虽然也被视作了中兴名臣之一,圣艾蕾娜大教堂中也有她的纪念碑,但也没听说盖伊乌斯大帝对她表现出了什么专门的怀念。从这个角度来说,梅莉嘉小姐虽然付出了生命,以一个最为壮烈的方式完成了救赎,但却也没当成朱砂痣和白月光什么的。她代表青梅竹马队一员,在天降系面前输的连渣也都不升了……不过这么算起来,太阳王陛下也还真是够渣的呢。

    陆希刚这么一想,随即便觉得背后又是一疼。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为什么要掐我啊?”

    “不,我只是看到你就火大,尤其是这个蛮族小丫头和她的三流搞笑艺人的兄长露出了这种表情的时候!”卡琳没好气地道。

    好吧,必须要承认的是,能近距离接触圣泉皇家的黑历史八卦,对在场的这个两个诺德人来说简直便是一种享受吧。当然了,奥利维尔还好,出于最基本的“成年人”的情商,他脸上至少还是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但阿尔托莉娅却完全就是一副“想笑但是我忍”的样子,小脸都整个是憋白了。这姑娘这辈子都注定和城府这种东西无缘了,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

    “说实话,这个时候你笑出了还更礼貌一点呢。”陆希忍不住横了阿尔托莉娅一眼,这才道:“所以说,你想告诉我们,无论是五十年前的那次,还是一千年前的那次,都是有人自行其是,和你没有关系是吧?”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啊!当然了,非要说是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就算是这么说了,你也一定不会信的吧?可是啊,我最多只是保持沉默,任由他们行事便是了。”

    “在什么都知道的情况下吗?”疾风冷笑道。

    “我可不是菲茵。当代的夜天之王。”噩梦之王差点笑场出了声:“你难道指望我这样的恶党邪神,要如同一个慈祥善良正直的支边乡下神官,使尽解数谆谆劝导一个人弃恶扬善吗?我是噩梦之王,我见过了太多的人心,小魔法师,于是只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心永远都是不可捉摸的,更是不可控的。。知道菲茵为什么会是那个下场吗?”

    “因为她不懂人心?”陆希道。

    阿尔托莉娅忽然觉得膝盖有点疼,表示自己一脸懵逼。

    “不,因为她不承认人心是不可懂的。”贝拉特梅娅叹了口气:“至于我,能看着凡人们因为自己那不可控的心灵和**,让这个世界每一天都发生无数精彩的大戏,那就很满足了。我看着十二英雄们在绝境中重新燃起凡人的希望,同样也觉得自己热血沸腾凡人们在废墟之中重建文明,川流不息,我也为之感同身受,心满意足。可是,同样的,因为那不可懂的人心,人心之中的那无法填满的深渊,无数的灾厄和浩劫也因此而产生!凡人们明明是因为自己的愚昧和贪婪才行此恶行,却又总是要呼唤我的名字,似乎这样了,他们就只是受到了我的蛊惑。哎呀呀,如此的矛盾,如此的怯懦,却又如此的凶残,这更让我愉悦啊!仅仅只是为了这样的快乐,就算是聆听一下他们的渴求,满足一下他们的想法,也不是不行的嘛。”

    噩梦之王这时候笑了起来,笑得不带有一点恶念,清澈得不带有任何世俗的杂质,便如同最纯真的孩子一般。

    这张笑颜当真是美到了极致,也干净到了极致。陆希第一次觉得就算是自己的营业用笑容也是有可能会输的,这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进入“天界最美女神”的最终候补名单。

    然而,这个笑容且生生地把陆希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了。这个所谓神秘主义者的老牌女魔神,说白了也就是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恶趣味吃瓜群众罢了。对于贝拉特梅娅来说,这世界上真的无所谓善恶,只有有趣的和无趣的。

    “某种意义上,您其实比拉姆希德还要危险得多呢。”

    她坦然地点头:“嗯,很多人都这么说。不过啊,菲茵告诉我,有秘密的女人才有魅力,而有秘密还危险的女人则是女人中的女人。我虽然觉得那家伙纯粹是在嘴炮,她自己明明就是个热心肠过头的圣母还把自己给拖累死了,但我绝对她说得这些话还是挺正确的。现在,小弟弟,有没有被我迷住的感觉呢?”

    好吧,虽然我现在对你和菲茵的关系也开始好奇了,现在咱们姑且还是说回正事好不好。

    “正题嘛。哦,蒂德莉特和圣泉皇家的恩怨是吗?塞奥多罗是个半精灵,你们是知道的。实际上,他的精灵血统来自自己的曾外祖母,名叫玫伦的……哎呀,看样子你们想起了这个名字了。嗯,没错,就是那位启明战争时的邪教教主,那位祸乱人间的妖姬女王。你们知道她是一元教的末代教主,但很少知道,她其实也是一个精灵吧?而且还是凡尘精灵王裔,真正的姓名是玫洛希娅林歌。是的,陆希林歌贝伦卡斯特小朋友,就是那个林歌!”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