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神说不能恋爱

《神说不能恋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3章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旧日的天空,在记忆中有些渲染着悠然时光的深沉,褪下了靓丽五彩缤纷的颜色,就连那小时的回忆,也如同经历了时间洗礼的白纸,慢慢染上了代表干枯的淡黄色。

    2

    午后,微风荡漾,时光悠然闲暇,早早吃过午饭的羽泉介告别家中歇息的外公外婆,一个人穿过田野,清风不燥,山涧清幽,一幕幕悠闲淡然的景色让他流连忘返。

    金色的阳光挥洒,却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闷热,白云朗朗连绵起伏着,时不时还会遮挡住肆虐的太阳,凉风习习,这是最美好最舒适的天气,最适合在优美景色下悠闲欣赏和小憩的天气。

    一个人跑到了后山的草坡上,缓缓抵达那微微摇摆着枝干的樱树下,背依靠在这树根上,双手背后抱着后颈,枕在树上,感受宁静和自在的晴空。

    3

    “真希望……这样的美好可以一直持续下去……”他伸出胳膊,用双手比划出一个方框,做出照相的模样,想要定格住这宝贵的时光和美好。

    “……会的。”

    淡淡的轻语,甜美的嗓音带着一丝稚嫩,却是轻轻柔柔的,有种很可爱的感觉。

    那两个小女孩手牵着手满面笑容,步伐轻快而又活泼,在男孩愣神间,她们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

    其中一个女孩将地面上的草整理一下,便直接挨着男孩坐在他身旁,分享这美好的午后景色。“这样的美好,只要阿介在,那就可以一直一直持续下去!”

    “……”羽泉介嘴角扬起,露出灿烂的笑容,身子往后靠了靠,愈发放松下来。“说的也是呢……”

    “美好的东西,正因为是有了人去欣赏,所以才那样的美好……”他左右看了看这两个双胞胎女孩,想起了书上的优美词句,心中有感而发。

    “阿介懂得可真多呢~”另一边,双胞胎女孩中的妹妹,侧着脸笑着望着男孩的脸颊,带着一丝羡慕和佩服的语气。

    “嘛,看书看的多了而已。”羽泉介嘿嘿笑了笑,摆了摆手轻轻挠着自己的侧脸。“不过啊,这样的时候,有晓和结陪着,还真是不错呢!”

    “阿介……”水野晓一同陪羽泉介坐在树下仰望午后的天空,听到他的话时,甜甜一笑,小脸侧过来有些微微红朴朴的。“那,晓就陪着阿介一直看下去,怎么样。”

    山里的小孩总是有些早熟,像是水野姐妹这样的年龄,实际上已经了解了很多东西,在别的小孩还在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考虑,什么都不想,只是玩耍时候,她们已经懂得体谅家中。

    自从父亲失踪后,这个家一直由母亲支撑着,幸好母亲十分辛勤,又是大家所恭敬的神官,倒不至于她们和奶奶生活不下去。

    “当然可以,与其说是可以,更不如说是非常乐意~”羽泉介听到晓的话,笑着看着她,伸手拉起女孩的手心,十分认真的说道。“以后,我们也要一直在一起~因为,我们是永远不会分离的好朋友!”

    “……嗯!阿介,以后,也要一直在一起啊!”水野晓双眼闪动着熠熠色彩,语气有些急促,十分开心的样子。

    1

    “还有我!还有我!姐姐,阿介!不要丢下我一个人!”水野结不满嚷嚷着,一把拉起羽泉介的另一只手心,嘟起嘴看向自己姐姐和笑个不停的男孩。

    午后的天空,总是那样的开心美好,仿佛一切愉快的记忆,都停滞静止在那天下午,那个悠闲自在的时光中。

    ……

    “……”

    成长一些的少女,愣神地看着那凄惨的景象,嘴唇咬的发白,面露惧色十分不解的回头看向自己的母亲。

    “妈妈……为什么要把刀刺入大姐姐的心中?她们……不痛吗?”

    母亲大人神色淡然,已经经历很多的她对于这样的场面,已经完全不带一丝波动了。她低头看着那用力抓紧自己衣服的少女,平静说着。

    “不会痛的,因为,她们只是被神明带走了,以后等待她们有的只有幸福和美好。虽然现在她们面露痛苦,但是,那是蜕变的必经过程。”

    水野神官将自己的两个女儿往前推了推,让她们更加仔细的观看献祭过程。

    “蝴蝶幼时,在化茧的时候那也是无比的艰难而又痛苦。然而,当它们熬过苦难,从茧中化蝶那一刻开始,它们如获新生。”

    “…原来是…这样啊……”水野晓和水野结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再看那残忍的场面时,似乎也并没有那样害怕了,心中也理解了很多。

    “她们只是再化茧成蝶而已,现在虽然痛苦,可是将来是无比的美好!”晓和结将这个真理深深铭记在心中。

    “妈妈,那——”水野结忽然扯了扯母亲的衣摆,扬起头认真地问。“等有一天,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被神明选中,然后前往那美好的世界?”

    “妈妈,那——神明大人的世界真的那样美好吗?比午后的后山景色更加美好?”水野晓也拉着母亲的手,认真的发问。

    “当然会了,我们啊,一开始就是被神明选中的人!将来,我们也是要前往那个世界的。”母亲回答了水野结的问题,却没有回答水野晓的问题。

    1

    “那,将来我们可以带着别人一起去吗?可以带着……别人,一起去过上美好的生活吗?”水野结问题不断,不停询问着母亲。而另一侧的水野晓,也认真等待着母亲的回答。

    “……”母亲愣了下,忽然有些沉默。然后静静看着远方那两个少女不再哭喊后,她这才再次低头看向水野姐妹。

    “可以的,你们说的,都可以。”水野神官露出一个满是深意的笑容。“无论是谁,都可以在那个世界得到幸福。”

    “那……妈妈,我想带着阿介一起去,也去可以吗?”水野晓紧咬着嘴唇,提到羽泉介时,声音忽然有些低落。

    “……阿介?羽泉…介?这么突然提起他来了?”水野神官朝那身穿祭祀服饰的女性亲信,摆了摆手,示意她处理那两个已经被献祭的少女。然后转过身牵起自己两女儿的手,离开这个山洞祭坛。

    “那小子,不是已经很久没有回村了吗?你们还在惦记他啊。”

    “……”

    “……”

    水野晓和水野结听到母亲的话,纷纷低头沉默不语了,眼光暗淡下来。

    “侍奉神的巫女,怎么可以天天想着别人呢?”母亲大人带着严肃的话语,让水野晓和水野结沉默,不敢说话。

    1

    “下次,你们也去使用那些圣花吧。”水野神官语气淡然,对着水野姐妹吩咐道。

    1

    ……

    夜色有些深了,神社中已经悄然无声,寂静无比,除了一些虫鸣外,没有任何动静。只有淡淡的月光挥洒在神社的院子里。

    夜里的神社已经没有了白天时候的喧闹,而是变得无比冷清。

    一个身影忽然走过,静悄悄的推开神祠的祠门,打开一个缝隙,悄悄隐了进去,没有惊动任何人。

    然而,等那人影走到供奉神明的参拜台前时,却发现早有人先到一步。在这神祭节日的前一天晚上到达,在凌晨刚至的时候,第一个在神明面前祈祷的人,那个人的愿望就一定会实现。

    水野晓怔了下,她没想到这么晚了,居然还有别人也相信这个传说,并且还早她一步来到祠堂,顿时有些懊恼起来。

    虽然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水野晓还是走向那个已经跪坐在神明雕像前参拜的身影,她想看看究竟是谁居然会和她争夺这个机会。

    然而,待她走过来,借着摇曳辉昏黄的烛火查看时,那刚刚完成参拜的身影转过头看向她。

    “欸欸!?结?你……你怎么也……”水野晓顿下脚步,十分诧异。“你之前不是在房间里睡觉吗?明明……我亲眼看到你睡着的……”

    “呐,不好意思~这第一次许愿的机会,我并不想让给姐姐呢!”水野结咧嘴一笑,回头笑盈盈看着神明,即便是这样的深夜,依然十分的精神。

    “……”水野晓咬了咬牙,却又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妹妹在神明面前许下了愿望。

    “结,你许的愿……是什么呢?”水野晓抿着嘴,有些不甘的追问。

    “哈哈,秘密呦!如果告诉姐姐了,那就不灵了!不过……”水野结露出洁白的贝齿,得意的笑着。“不过可以告诉姐姐,愿望是关于阿介的呦~”

    “啊啊啊,混蛋!!”水野晓咬牙切齿,面色愈发不甘心,最后气的想要和水野结拼命,但还是忍耐下来,失落地回去了。

    水野结看着姐姐落魄的身影,捂嘴偷笑着。少女她确实是许的关于羽泉介的愿望,但是,愿望的内容却是“希望自己和姐姐,可以与阿介永远美好的生活下去。”

    于是,水野晓注定是没办法知道这个愿望内容了,水野结也不可能会告诉她。

    至此过了很久,水野晓和水野结在一起时,晓总是对结各种不满,这让水野结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是津津乐道。

    1

    ……

    ……

    羽泉介从山洞祭坛猛然惊醒,却发现自己的手臂被铁链紧紧的拷着,根本没办法活动手脚。

    身旁,那两个身穿白色巫女服的少女,正是水野晓和水野结,她们跪坐在禁锢他的石台一侧,神色恭敬,念念有词说着什么。

    “我居然昏迷了一天吗?”羽泉介自言自语着,眉头紧皱。深陷无光祭的现场,他该如何逃脱?

    “……阿介……你醒了。”水野晓画着淡妆,点点朱唇和微微淡粉色的脸颊,修长的画眉与盈盈水光的双眸仿佛深情流露。

    在她身旁的妹妹,水野结也是类似的打扮,唯一不同的大概就只有两女手腕上的铃铛位置不同罢了。

    “我们……可以一起去过上美好的生活……”

    “在那个世界,通过神明大人的帮助……阿介……”

    仔细看,会发现她们的双眼其实早就有些迷离的感觉,虽然紧紧望着他,却有些说不出来的木讷感一样。

    “快醒醒,你们,被骗了!”羽泉介皱着眉,试图用过话语来唤醒少女。然而却无济于事。

    只见两女缓缓从地上站起来,目光柔和却深邃的紧紧锁定着他,突然水野晓从身后的丝带上,拔出一把漆黑色羽毛匕首,带着向往和温柔的神色边接近他边说着。

    “阿介,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一起去神明那边吧……”

    “一起,一直一直生活下去……一直……”

    “……”羽泉介眼睁睁看着少女持匕首离他越来越近,无论他如何挣扎或者是向她说明,但是少女根本不为所动,不仅没有停止,还不断劝着他接受仪式。

    2

    看着那锋利的匕首,羽泉介忽然想起之前幻觉中,水野婆婆的姐姐被献祭时的凄惨模样。现在,亲自面对亲自经历这个场面时,羽泉介完全可以理解到当时少女们的绝望和惊恐。

    “晓……还有结,既然……你们无论如何都要将仪式进行……”

    羽泉介胸口起伏着,目光紧紧盯着那越来越近的匕首,语气深沉,忽然间变得镇定自若起来。“那么,我想问你们……为什么是我?”

    2

    他的目光一动,心中有个想法。

    1

    “……为什么……是阿介?”水野晓和水野结忽然停住,沉默了一下相互对视了一眼,最后捂嘴笑了起来。

    “不是阿介,你说的吗……‘以后我们也要一直在一起’这个话不是阿介你说的吗……”水野姐妹认真的说着,继续走向他。“我们……注定要参与仪式,注定要去神明那边……注定……要和阿介分开……”

    “可是……不想……不想和阿介分开!”

    “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不想要和阿介再分开了!!”水野晓来到他身旁,羽泉介这才看清少女双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虽然有着笑的意思,可是却带着悲伤的味道。

    “那就,一起去吧,阿介。阿介也一定会同意的吧!因为,不是说好了吗?一直在一起……一直在一起!”水野结状态也有些失控的边缘,双手都有些微微发抖。

    “所以……就让我们……让我们……用这把圣器……”水野晓喘息着,双眼虽然还是有些木讷,但是战颤的身躯和愈发粗重的呼吸,脸上是不是出现的挣扎迹象。

    一切都表明着少女……她这是身不由己……

    “……”羽泉介抿了下嘴唇,忽然变得平静下来,眼睛闭上,缓缓开口。“那么,我问你们……”

    他睁开眼,看向两女。“你们究竟对我是什么感情!”

    5

    “喜欢啊!是喜欢啊!阿介!我……一直一直……一直都喜欢阿介!梦想,一直都是想要成为阿介的妻子啊!”水野晓毫不犹豫,终于急促地说出了那藏在心中数年的感情,那早该说出的真心话。

    “还有我……阿介……还有我!我也是,我也是非常非常喜欢着阿介!这次,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抛下我了……”水野结也立即说到,当年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要再出现了……

    2

    无论如何,都不要了……

    那个秘密从来都只有姐姐和阿介一起保守的时候,那个时候,是水野结最伤心痛苦的时候,也是……犯下大错的时候……

    因为羽泉介现了矿脉的秘密,却只和水野晓分享,后来无意间发现的水野结很痛苦,一气之下曝光了全部秘密,让全村人都知道了那个事情。

    后来正是水野姐妹的母亲,从矿洞坍塌的空间,找到了当年邪教遗留下来的,可以控制人心智的花朵,这才正式打起了复兴邪教的理念。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结,可她只是不想要被两人抛弃,因为,她的愿望一直一直都是想要三人永远在一起啊……仅此而已就可以了……真的是仅此而已啊……

    “……”羽泉介看到完全失控的两女,反而愈发平静了,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了。

    他还有这个底牌,这个可以改变必死现状的一张底牌!

    “我会拯救你们的。”羽泉介突然看着水野晓的面容,认真的说道,语气带着坚定。

    1

    水野晓没有说什么,然后缓缓抬起了手臂,锋利的匕首寒芒熠熠。

    “因为……我同样喜欢着你们。”羽泉介望着她们,一个字一个字的清晰说道。“可以……答应做我的妻子吗?”

    4

    “……”水野晓和水野结面面相觑,半晌,两女面色带着红润。“……妻子什么的……当然啊……因为,我们本来就是阿介的妻子啊……将来在那个世界……”

    “……”羽泉介彻底松了口气,绷紧的身躯完全放松下来。他望着两个少女,望着水野晓将匕首直接朝他心脏刺下。

    “……”

    “谢谢了……还有……”

    “抱歉……”

    2

    瞬间,匕首深深刺入心脏,鲜血如注。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