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重生花之雨夜风华

《重生花之雨夜风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五十四章 陈锋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他是我好像有点眼熟。”此时秦洛赶到后看着眼前的青年说道。

    “陈家子弟陈锋,雪灵大比秦兄你见过的。”洛麒说道。

    “看来他也是准备去上源宗的,此人天赋不错,我记得大比时他是凝灵三重,现在已经凝灵五重了。这速度也是比较惊人的了。”何月潇赞许道。

    “其实这个陈锋就好像突然冒出来的一样。”洛麒道:“在这之前,我了解的陈家年轻一代出色的子弟中,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人。”

    “或许就是因为他天赋好,陈家才把他雪藏起来,准备一鸣惊人的吧。”秦洛猜测道。

    “现在看来他不仅天赋好,而且还是个见义勇为的好孩子,只是他凝灵五重对上通玄境的土匪头子可不太妙啊。”

    “且看他如何应对。”秦洛三人伏在附近的一座楼阁上默默地注视着下方的情况。

    “小子,如果你跪过来向我道歉,我可以饶了你,并且允许你加入我们如何?”光头首领完全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口吻说道。

    陈锋表现得十分冷漠,他长剑一指:“你们是要群殴,还是单挑?”

    “哼,杀鸡焉用牛刀,头儿,我来替你收拾他。”说完光头首领的一个手下跳了出来,他的修为是凝灵六重。在他看来自己高一个境界完全可以稳压对方,这种表现的机会错过可就太可惜了。

    得到光头首领的允许后,他立刻取出自己的武器一支长棍,二话不说,一个跃步,迎着陈锋头部正上方砸了过去。

    而陈锋抬了抬眼,一个后翻轻松躲了过去,紧接着横劈出一到波动约有一丈长的剑气,动作如行云流水。

    那人本是长棍一横要抵挡剑气,可当剑气逼近,让他感觉遍体生寒,顿时觉得不妙,仓促之下就要躲避。

    毫无疑问,被剑气正面劈中,此人也步了刚才的人后尘,被劈飞出老远,他挣扎着吐出一口血,却怎么也没站起来。

    前后两人简单各一招不过几个呼吸时间,光头首领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高一个境界而轻松落败的手下有些失神。

    半晌他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青年眼中多了几分慎重,不过他毕竟是通玄境,所以依然自信十足。

    “想不到你还是个越级挑战的天才,不过遇到我今天你下场是注定了,怪就怪你境界不够高的时候不夹着尾巴做人偏偏跳出来逞英雄,就让我送你去娘胎好好反思一下。”说完光头首领抽出一把大刀,和刚才那个手下的招式一样,迎着面门当头就劈了下去。不过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各项都增大了数倍有余,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如果刚才陈锋是轻松躲过,那么现在只能是狼狈地堪堪躲过。

    “这个力量起码是通玄二重,陈锋悬了。”洛麒神色凝重道。

    “别急,你看他并没有慌张,看他有何手段。”秦洛道。

    只见陈锋用手捏住长剑从剑尖撸到剑柄,顿时鲜血涂满了整个剑身,紧接着他双指并拢一掐剑诀,整个长剑燃起了妖异的血光。同时他整个人气势攀升到了极致隐隐有与通玄境抗衡的趋势。

    “他这是在用能短暂提升修为的燃血秘法吗?”洛麒喃喃地道。

    秦洛微微皱眉,沉思了一下道:“有点类似,不过他的重点似乎是要激发那把剑的力量。”

    “说来也奇怪,他那把剑居然一道铭文也没有。只要两种可能要么就是一把没有铭文的废剑,要么就是一把绝世宝剑。”何月潇开口道。

    此时陈锋激发了手中长剑的力量,长剑变大了数十倍,一下子变成了一把指天巨剑。

    血色巨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剑气,撕裂了夜空,所有围观的人都被压迫地急速后退。

    巨剑就那么简单的劈了下去,首当其冲的光头首领却感觉自己避无可避,他只能一连劈出十几道刀光,他知道这样也挡不住,他只希望能削弱掉一部分巨剑的力量。

    毫不意外,刀光碰到巨剑瞬间被击溃。“嘭!”巨剑势如破竹地和光头首领手中的大刀撞击在了一起。

    而光头首领爆发了毕生修为也仅仅是抵挡了一瞬间,整个人就横飞了出去,大刀更是寸寸碎裂如瓷碗一般。

    光头首领吐了几口浊血,终究没有轻松地爬起来,他有些惊恐地看着眼前青年,如此之大的差距,他却被一招击败,这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难以置信。

    而陈锋在使出刚才那一击之后,久久未动,长剑也变回了一开始普通的样子。

    光头首领的一帮手下也是被吓傻了,但是没有光头首领的命令,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擅自逃离。

    “杀!”就在这时,一群黑衣人突然从人群中直奔聚集的匪徒杀去,为首的一个直接一剑将光头首领封喉,这些人气息隐藏得非常好,无论光头首领还是陈锋事先都没有任何察觉,这点可以从光头首领死时那瞪得老大的眼睛就可以证明。

    而其他的手下就更不用说了,眨眼间就被黑衣人杀得七零八落,只有三两个因为被照顾得晚了,所以反应过来立刻向远处逃遁。

    为首的黑衣人向陈锋看了一眼,又向秦洛等人所在的方向似瞥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手一招,示意手下随自己追去。

    “我就说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无声无息不被护域宗门察觉呢!”何月潇低声若有所思道。

    “师姐是说刚才那些人是”秦洛还没就说完就被何月潇打断:“我可没那么说,而且我们该走了。”

    何月潇身影向城门敢去,洛麒拍了拍秦洛的肩膀,摇了摇头道:“走吧,不管是谁,至少这件事已经有人管了。”

    看着三人离去,陈锋若有所思,随后他转身向那一家交代了一些话语,半迎半拒了这家人的千恩万谢后离去。

    经过了这件事后,几个人再也没有耽搁,一连赶了十多天路,中途即便累了也只是原地休息。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