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逆流1990

《逆流1990》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八十八章 无缘功夫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回到了自己家的卧室,李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个个身影在他的眼前闪过,觉远、郭靖、张无忌、楚留香

    还记得当年少林寺风靡大江南北时,李瑜也曾经想尽办法和薛冬至一起逃票去看,不管进到影院时电影演到哪里,李瑜总能接上台词。

    剃光头发拎着一根拖布杆子,在小巷里上蹿下跳,最后把手里的棍子在地上一顿,似模似样的竖起左手唱个“阿弥陀佛”。

    在华夏人的心里,谁又没有过一个关于“侠”的幻想,突然有一天,你曾经幻想的、希冀的,原来就在你的身边。

    这种迷梦一般的感觉,让李瑜一直晕晕乎乎的,他不记得当时有没有答应薛爷爷,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家的。

    早早起来洗漱利索,李瑜还有些似真似幻的感觉,当走进薛家院子的时候,看到薛冬至在薛澈的指导下扎马步,他的眼睛才焕发出神采。

    “马步、马步,你要扎出一匹马来,这么死硬的蹲着有什么用?”

    薛澈的语气前所未有的严厉,他一边说着,还用手里的一根编柳筐的老柳条,抽打薛冬至的脊背。

    看到李瑜进来,薛澈做了个手势,示意李瑜在一旁先看着,然后继续对薛冬至说道:“不要分心,呼吸不要乱!”

    “啪啪”的柳条抽打声音响成一串,听得李瑜眼角一抽一抽的,不过薛冬至表情却很坚毅,仿佛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

    “腰背不要死挺着,骑马的时候这么板着背,你是想抖折你的腰?力从地起、劲从腰发,人的脊柱就是一条大龙,死龙怎么游?”

    老柳条仿佛幻化出无数的影子,围绕着薛冬至上下翻飞,在柳条的抽打下,薛冬至的动作渐渐不再僵硬。

    在李瑜的眼里,薛冬至一手在前摆在胸腹之间虚握着,一手在后仿佛支撑着什么,微弯的两腿之间,好像真的有了一匹马。

    “哒哒”的马蹄声仿佛在耳边响起,李瑜用力的眨了眨眼,面前的薛冬至怎么看,都像是一手握着缰绳,两腿控着“马”,身体随着马匹的奔波而上下起伏。

    可是李瑜知道,薛冬至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活马,更不要说骑过,他是怎么给人这种仿佛骑在马上的感觉的?!

    不等李瑜想明白心里的疑惑,一旁的薛澈看了看孙子的马步,稍稍点了点头,又抬头看了看昏黑的天色。

    “小瑜看明白了么?学着冬至的样子扎下马步!”

    听到薛澈的指示,李瑜连忙两腿微分缓缓下蹲,学着薛冬至的样子,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可是他的心里却觉得怪异无比。

    刚才在看的时候,李瑜就觉得薛冬至的动作古里古怪,后来莫名的发现他好像真的骑了一匹马,才觉得顺眼一些。

    现在轮到自己来扎马步,李瑜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这姿势摆出来,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地方舒服。

    “啪”的一声脆响,薛澈手里的老柳条,重重的抽在李瑜左腿上,然后大声呵斥:“马步马步,哪有一腿前一腿后?你骑的是什么马?”

    被老爷子在腿上重重的抽了一记,李瑜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他心里努力的回想,上一世去草原旅游骑马的经历。

    以李瑜重生后的记忆力,他很快就回忆起了上一世骑马的感觉,然后把身体尽量的协调到当时的姿势。

    “你这骑的是马?分明是匹驴子,心思不要乱,好好琢磨,你骑的是一匹高头大马,现在骏马驰骋!”

    可是薛澈见了李瑜的姿势,却大怒呵斥,然后细心的讲解起来,一面说着一面用手里的柳条,帮李瑜调整身体动作。

    也许是李瑜的记忆力太好,不论薛澈如何努力的帮他调整,最后他也是恢复刚才骑马的动作。

    等到旭日东升,薛澈无奈的放弃了,他摸着下巴疑惑的道:“不应该啊,你小子天天骑驴代步么?”

    缓缓站直身体,抖了抖发麻的手脚,李瑜满头黑线的沉默不语,虽然上一世去草原旅游,骑的马确实不太高大,但是那马的耳朵可不长,怎么也不能是驴子。

    “哎,本以为你比冬至脑子好用,能跟上进度,看来算了,学得多少算多少吧!”薛澈的语气多少有些失望,话音一落就又开始教授两人。

    不知不觉天色已经大亮,薛澈安排两人在院子里缓步行走,活动手脚,自己转身进了屋子,去准备早饭。

    “冬至,你是怎么骑出马来的?!”看着薛澈的背影消失在房门处,李瑜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低声询问薛冬至。

    “就是闭着眼睛,听爷爷描述胯下有匹马,然后不知不觉就骑上了。”薛冬至一边甩手抖脚,一边理所当然的回复着。

    听到兄弟这么说,李瑜更加满头雾水,虽然没有看不起自家兄弟的意思,但是从小到大,薛冬至一直没有自己聪明,学东西不应该是聪明的比笨的快么?

    “哦,对了,小时候我一犯错,爷爷就罚我蹲着,刚开始蹲的腿麻脚麻,后来越蹲越舒服,而且力气也越来越大。”仿佛回忆起什么,薛冬至语气有些迟疑的说到。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李瑜也想起小的时候,只有两人去江里游泳差点淹死,薛澈是请了家法打薛冬至,剩下的时候只要淘气犯错,薛爷爷都是罚他蹲着,当时自己还很可怜这小子。

    现在看来,薛澈虽然一直没有真正的教授薛冬至功夫,不过底子已经给他打好了,所以刚才薛澈才会说出,自己跟不上进度的话。

    “不过,这蹲出一匹马还真是第一次,而且也不难,随便蹲蹲就骑上了,你怎么骑不出来呢?”薛冬至疑惑的看着李瑜,似乎对于李瑜没有“骑上马”,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这个”李瑜歪了歪头挠着后脖子,他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最后也只好归结于天分。

    有的人拿起锅铲,就能做出好饭菜,有的人手里有了斧锯,就能做出好木匠活,这些应该都是天分吧。

    对于学功夫这件事情,虽然薛冬至从小“蹲”出了底子,但是两人一起真正的学“马步”,李瑜上一世曾经骑过马,却蹲不出“马”。

    而从来没有接触过真正活马的薛冬至,很轻松就骑上了“马”,这可能就是薛家血脉里,对于功夫的天分。

    想明白这些,李瑜心里虽然有着淡淡的失落,却并不失望,就像薛澈说的,能学多少算多少吧。

    吃过了早饭,薛澈又带着两个小子在院里练习,这次教授的东西,就把李瑜和薛冬至两人分了开。

    “功夫分打法、练法、演法,打法就是与人争斗时用的本事,练法是固本培元、增劲长力的根本,演法就是套路。”薛澈一边讲解,一边纠正两人的动作。

    对于薛冬至,薛澈还是以“马步”和观想脊柱上的“龙”为主,让孙子感受体内的变化,教授的还是“练法”。

    在教授薛冬至的时候,薛澈并不回避李瑜,而是让他跟着一起听,可是薛冬至已经练得有模有样,李瑜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

    最后李瑜和薛澈二人也只好放弃,薛澈开始教授李瑜“演法”的套路和架势,希望李瑜能学点强身健体、舒筋活血的本事。

    “拳不离手曲不离口,每天多练两遍自然长进,冬至没事的时候就骑会马,让你背后的龙游两下,小瑜每天早上活动活动,还是有好处的。”

    看看已经日上三竿,薛澈叫停了两个后辈的练习,他先是叮嘱一遍薛冬至,等到李瑜这里,也只是安慰着说了一声。

    对于薛澈的吩咐,李瑜心里并无嫉恨,自己没有学武的天分,两人一起学东西,自己学不会也没办法。

    等到老爷子进了屋子,薛冬至悻悻的对李瑜说道:“你就好了,这么快就能学武功,我还得傻蹲傻抖。”

    对于薛冬至的抱怨,李瑜暗自翻了翻白眼,要不是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太了解薛冬至的为人,李瑜还真的以为他是在显摆。

    不过李瑜明白,薛冬至是真的以为,薛澈教给自己的“演法”才是武功,他是真的在羡慕。

    轻轻拍了拍薛冬至的肩膀,李瑜难掩失落的说道:“好好跟着爷爷学真本事,我这全是花架子。”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薛冬至有些希冀的说道:“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学武功,学好了我保护你和爷爷,你以后肯定发大财的,赵四之类的炮子肯定都惦记你!”

    原本李瑜以为薛冬至也是因为武侠梦,才如此专注学功夫,听到兄弟如此说,他心里突然有些酸涩。

    这个憨直的兄弟,原来一直把自己放在第一位,他如此焦急的想学好功夫,竟然是为了保护自己。

    抬头看了看天上明亮的太阳,李瑜突然发现自己无缘练武的失落,早已经消失不见,人生有兄弟如薛冬至,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呢?

    7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