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佞姝

《佞姝》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06章:戏精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此后李令月住进东轩闭门不出,就连一日三餐,也都由钱氏命人送去,直至三日后,刘恭平安地回来了。

    这是个弯月偶蔽于云雾的星辰晦暗之夜。李令月将一干人等叫到东轩,神情严肃地告诉他们,“驸马死了。”

    “死了……”钱氏听得这话,身子不由得一晃,随即瞅了刘恭一眼,问:“谁?谁死了?瑾儿死了?!”

    她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

    冰镰炙焰神情悲恸,话语沉重述说了事情的首尾经过。

    李令月观察着每一个人,发现他们所表露的难过和悲痛皆是那样真切。

    难道,她的怀疑是错的吗?

    “都怪你!”钱氏突然停止哭泣,冲向了她,恶狠狠道,“是你害死了瑾儿!我的瑾儿……”

    “夫人!”刘邵长立时上前将她拦至身后,随即对李令月拱手赔罪道:“内子悲伤过度,一时冲动这才迁怒于殿下,还望殿下莫要往心里去。”

    “我说错了吗?!”钱氏却不依不饶,气愤地指了李令月道,“若非是你好端端地要瑾儿陪你微服南下,若非是你招惹了那南阳王,瑾儿岂会因为护你而丧命?!”

    听言,李令月不仅毫无愧疚之意,反而睨视了钱氏,“母亲不是早盼着他死吗?这下真死了,你又舍不得了?”

    “你!”钱氏气得瞪目,脸也涨红了,“瑾儿他……他到底是我一手养育长大的孩子,我岂能盼着他死?!殿下当真铁石心肠,不但半点不为瑾儿的死感到亏欠,还要反过来污蔑他的母亲吗?您就不怕,瑾儿泉下有知不能瞑目?”

    李令月听了,厌烦地侧过身去,兀地沉下声来,“我今日叫你们来,可不是看谁惺惺作态哭泯一个死人的……”

    “瑾儿啊!”钱氏一声嚎啕瘫坐到一旁的太师椅上,扶额哭道,“你听听,这就是你生前爱慕的女人讲的话!她既能讲出这种话来,又何曾对你有过半分真情……”

    “夫人!”刘邵长回头狠瞪了钱氏一眼,随即冲她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住口。

    钱氏拭了拭泪,瞧见李令月脸上的冷酷和严厉,到底是安静了。

    “殿下,”刘邵长遂又上前,对李令月道,“事已至此,有何打算,您直言便是。”

    “你们不是都打算好了?又何须我多言?”李令月讥讽出声。

    刘邵长听言,不禁往地上一跪,痛心道:“微臣惶恐!”

    李令月在他脸上,几乎看到了一位以大局为重而强忍着失子之痛的父亲应当有的反应。

    或许,他并不知情?还是,他根本老谋深算,比任何人都会演?

    罢了!事情真相若何,总有揭开的那一日,她又何必急在这一时?

    “让他跟我回驸马府。”她看了刘恭一眼,不冷不热道:“从今日起,你们一家三口,可得偿所愿了。”

    说罢话,她便迈开步子,欲行离开平阳侯府。

    而就在她经过刘恭身边时,刘恭突然伸手将她拦了下来,勾了勾唇角道:“现在求人办事的是殿下您吧?既是求人办事,怎么还一副理所应当的态度?你害死了我大哥,当真连半点欠疚之情都没有吗?!”

    他加重了说话的语气,形容里也陡增了多少气愤和恼怒。

    李令月抬眸看着他,虽然气势半点不减,但她心底深处对自己的判断是有质疑的。

    “保护一国之公主,难道不该?”良久,她反问道,“换作是你,就会只顾自己逃命吗?如果是,那你着实可以继续做你的庶长子。做驸马?你恐怕还担待不起。”

    说罢,她重新迈开了步子。

    “你这个女人……”

    刘恭还想与之计较,却被刘邵长一把拉住。

    “父亲您放心,”刘恭却拍了拍胸脯压低声音道,“她这种脾性,我治得。”

    说着他脚下生风,快速地跟了出去。

    刘邵长长叹一口气坐了下来,随即抬头看了白孝先和冰镰炙焰三人,吩咐道:“你们暂且留在府上,待到恭儿在驸马府站住了脚跟,再想法子到他身边侍奉。”

    “是。”

    “侯爷,”钱氏也一改先前悲伤之态,有些不确信问,“恭儿他,若在外人那里露出马脚来可如何是好?”

    “便是露出马脚,那驸马也只能是他。”刘邵长目光灼灼,“都做到这一步了,还能回头不成?只是委屈了瑾儿……”

    “只怕六公主适才那般气焰,是对瑾儿假死一事起了疑心。”钱氏却道,“我反而担心,瑾儿情难自已,有一天会自个儿跑回来。”

    “瑾儿从不是那般自私自利的孩子。”刘邵长不以为然,“他会以大局为重的。”

    “即便他不会,万一六公主始终对恭儿不满意,会否派人去寻他?”钱氏越是这样想,心中越不踏实。她突然看了冰镰和炙焰,问:“埋进土里的尸体,足可以假乱真吧?”

    “夫人放心。”冰镰回道,“此事由师父亲自督办,断断出不了差池。”

    钱氏轻点下颔,若有所思。

    “我还有些公务要处理。”刘邵长起身,对钱氏道,“夫人早些回去歇息,无需等我。”

    “好。”

    待刘邵长离开之后,钱氏让白孝先和炙焰退下了,却独留了冰镰一人。

    “我要给你师父修书一封,你想个法子,尽快送到他手上!越快越好。”

    刘驸马府。

    公主和驸马突然回来了,可让府内众人吃惊不小——主子回来了,那些随行伺候护卫的人呢?

    谁都在猜事情不简单,却也没有任何一人敢胡乱打听。而能在李令月身边伺候的一个个都本分得很,更不会乱加揣测。为此,即便他们回来的消息天亮之前必然传到宫里,却不会有人知道他们此番出行,究竟经历了怎样的际遇。

    碧落居内,李令月和刘恭皆已洗漱干净,可闭起门来好好说一说接下来的事儿了。

    “明日我入宫给父皇母后请安,你就不必跟着了,免得露出破绽。找个由头,兵部那边你暂且也别去了。此外没什么要紧事,你更不可瞎出去转悠。穿衣风格,一言一行,你都要注意。还有你大哥武功不凡,你不能学其一二,也至少学几招唬人的把式……”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