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妖孽狂医

《妖孽狂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1644章 兄弟单位

    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第五部队采用的都是来自部队的各种高端设备,他们的侦查能力比起警方只强不弱。

    这边斑头雁刚挂断了联系组织的电话,却没料到他通话的那个绿孔雀高层已经被第五部队那边给定位了,地址居然在滇西靠近边境的某个边陲小镇上!这里很可能就是绿孔雀这个非法团伙的老巢所在地,最少也是其中一个!

    “文龙你撤回来吧,没必要跟踪了。做得不错,绿孔雀的老巢已经定位了。”李锋在电话里笑着说道。

    当陈文龙回到这次行动指挥部所在的招待所时,李锋和苍龙的兄弟们都已经聚集在了那里。

    除了李锋等人,第五部队的战士们也全都在这里,几十个人整装待发,却是打算尽快拿下绿孔雀,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抓捕回来的几个杀手交由几个留手的战士严加看管,行动指挥部是保密的,又是部队名下的产业,对方再大胆想必也不敢派人来冲击这里。

    在此之前陆雨莲已经召集李锋等人开了个简短的会议,对这次行动做出了周密的部署。不仅要抓住绿孔雀的头头脑脑,还需要确保其他绿孔雀的成员无一漏,这些人都是穷凶极恶的杀手,跑掉一个都后患无穷。

    除此之外,还要有人负责获取和保护从绿孔雀老巢获取的各种资料,以免在对他们进行围剿抓捕的时候被对方抢先一步销毁掉。因为这些资料才是他们犯罪的直接证据,甚至也是能够对陆广坤造成致命一击的关键证据。

    “现在总部对绿孔雀的定位已经精确到了这里!”陆雨莲手握遥控器在投影幕布上点开一张地图,红外线光点对准了地图上一个叫“勐奉”的小镇,众人看向地图,都是经常看地图的人,稍微估算了一下,就发现那叫做勐奉的小镇,距离边境线仅仅只有几公里的距离!

    陆雨莲表情严厉,冷声说道:“都看到了吧,从这个小镇往南,三公里就是边境线,七公里就是缅国北部的一个县城。绿孔雀把他们的老巢放在这里,其用意显而易见,就是为了在事发的时候方便逃跑!我们的抓捕行动只要稍有疏忽,就能让他们逃到境外。到那时,绿孔雀就不是我们想抓就能抓了。”

    陆雨莲一拳砸在桌面上,掷地有声道:“所以,这次我们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其余众人包括李锋在内全部都是面容一整,知道陆雨莲这些话不是危言耸听。一旦让绿孔雀逃到了国外,那他们这次所做的一切基本上就相当于白费了。

    首先要想再抓住绿孔雀会很难,国外抓捕涉及到外交层面,交涉起来很麻烦。还有就是只要让绿孔雀踏出了国境线,那么陆广坤那里就会收到消息。到时候绿孔雀无法归案,陆广坤又有了防备,没有关键性的证据,要抓陆广坤就不可能了。

    陆雨莲又说道:“我已经联系了兄弟部队,让他们的边防部门牢牢守住国境线。但是对绿孔雀的抓捕,就得靠今天在这里的人了,所以请大家务必听从指挥,每个人把自己负责的一块做好。”

    “现在,出发!”

    已经是深夜了,李锋带着苍龙众兄弟,和第五部队的战士们一起悄然上路,目的地是滇西边陲的勐奉镇。

    此次抓捕行动的主力,是以李锋和苍龙兄弟为首的三十多个人,有近三十名第五部队的战士。由于人手不够,陆雨莲还临时向上级神情,征调了一支兄弟部队过来增援,到时候需要负责对小镇外围各条主要通道进行封锁和警戒,确保不会走漏一个绿孔雀的成员。

    这支兄弟部队常驻滇省,来自于陆军十八个集团军中的一支老牌劲旅,对方比李锋他们先到达勐奉镇。等到李锋他们到达的时候,对方已经按照上级部署在勐奉镇周围做了周密的部署,封锁了四周主要的通道。

    此刻李锋不知道的是,这支被临时征调来被配合他们完成抓捕任务的兄弟部队,其实和李锋以及苍龙众兄弟都有些渊源。

    这支兄弟部队的番号是保密的,在部队内部的代号则是缊象,没错,正是与苍龙一样,同属于八大守护序列当中的缊象!

    此时,勐奉镇周边已经被缊象的人悄悄封锁,几个通往不同方向的主要出口,更是严密看守,不过为了保密的需要,缊象的战士们都进行了伪装,大部分的战士都藏身在地表下,地表则铺上了军用的伪装,让战士们藏身的地方看起来跟地表其他的地方浑然一体,完全看不出来这里藏着人。

    只有少数的几个暗哨隐身在黑暗中,默默监视着一切。

    此刻,在勐奉镇以北好几里外的一处高地上,两个身披吉利服的军官正站在那里,左边的军官正用望远镜默默观察着勐奉镇的情况,凌晨的边陲小镇几乎看不到几点灯光,前方的兄弟们也没有传来任何异常的消息,军官便放下了望远镜,一丝不苟的将盖子盖好。

    旁边稍矮一些的军官叹了口气,向旁边的战友抱怨道:“春哥,今晚到底什么任务啊,搞得这么大张旗鼓。我看又不像抓毒贩,再说了,只是抓毒贩的话,也用不着我们在集团军都属于王牌的部队来给人家做外围的工作吧,连个主力都捞不到。真不知道那担当主力的部队是什么来头,有什么资格让我们给他们做哨兵。”

    缊象历来在集团军内部都属于多少尖子兵梦寐以求的王牌,能加入缊象,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是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

    所以缊象的战士们历来也有种属于自身的优越感,以往无论是执行什么任务,他们不出动则以,一出动就肯定是王牌。就连高层首长前来视察,他们也是每次都被拉出来亮眼的那一个。

    而今晚缊象的战士被临时征调来到这边境上,连要执行什么任务都不太清楚,已经是有些郁闷了。更郁闷的是,他们连个主力都捞不到,别说这个抱怨的军官,就是其他缊象的兄弟们,也早就是一肚子情绪了。天*天*小*说 m.hunqing88.cn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